首页 > 商业 > 内容

Twitter设立了隐私中心 但绕过了GDPR

商业 2019-12-05 16:55:57

Twitter周一宣布成立一个新的隐私中心,让用户更清楚地了解它将如何保护人们共享的信息。

Twitter数据保护官员达米安·基兰(Damien Kieran)和产品负责人Kayvon Beykpour在网上发帖称,该中心将主办与Twitter隐私和数据保护工作相关的一切活动,包括倡议、公告、新的隐私产品以及关于安全事件的沟通。

Twitter还宣布将美国和欧盟以外的用户的账户从其位于都柏林的Twitter国际基地转移到旧金山,在那里他们将不受欧盟严厉的新数据隐私法《一般保护数据条例》(General Protection Data Regulation)的保护。

Twitter强调了它在三个方面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的工作:用新系统取代旧系统,消除技术债务;将隐私融入新产品;让公司对信任它的人负责。

Kiernan和Beykpour写道:“我们认为,公司应该对信任他们的人负责,向他们提供个人信息,不仅要负责保护这些信息,还要解释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华盛顿公共政策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新兴技术项目主管马修·费尼(Matthew Feeny)指出,Twitter是硅谷几家认为自己需要更好地解释隐私政策的公司之一

他在接受TechNewsWorld采访时表示:“他们这么做部分是为了公关,但明年加州也将出台消费者隐私法,要求Twitter等公司向消费者提供更多信息,因此隐私中心可以被视为这一努力的一部分。”

有了隐私中心,Twitter可以创建一个通用的隐私、数据和监管信息存储库,不仅满足GDPR和加州消费者隐私法等法律的要求,还可以满足未来生效的任何规则和法律的要求。

“每一条全球立法包括需要沟通清楚“non-legalese”为了分享器官捐献要求和公开回答问题,消费者可能,是他们直接传达到Twitter或回应媒体头条和争议,”Liz米勒说,首席分析师星座研究,加州库比蒂诺的技术研究和咨询公司。

她说,消费者将从隐私中心受益。

米勒在接受TechNewsWorld采访时表示:“消费者应该有一个目的地来澄清谣言,并了解Twitter将做什么、不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消费者也可以在这个中心提出问题。

米勒说:“我们希望Twitter不仅能回答有关消费者保护和信息共享的问题,还能提供不带偏见的事实和市场细节,帮助消费者区分事实和虚构。”

卡托研究所的Feeny指出,虽然消费者可以从中央信息仓库中获益,但他们可能不像关心其他社交媒体那样关心Twitter上的隐私。

他说:“就收集的数据量而言,我认为Twitter比不上Facebook。”

“Twitter试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对隐私友好的公司,”Feeny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在全世界范围内调查人们在隐私问题上最关心的公司,Twitter就不会排在首位。”

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推特(Twitter)将在都柏林注册的用户迁移到旧金山视为一种测试设置和控制的手段,而不会冒违反GDPR的风险。

该公司对路透社表示,他们的想法是从这些实验中吸取教训,然后根据实验结果向Twitter的全球用户群推广经验。

并非所有人都对此举持乐观态度。

“Twitter试图逃避GDPR规定的隐私义务,”华盛顿特区公民自由倡导组织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执行主任马克·罗滕贝格(Marc Rotenberg)说

他告诉《科技新闻世界》(TechNewsWorld),这“令人震惊”,“因为其他美国科技公司,包括苹果(Apple)、谷歌、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都表示将遵守GDPR。”

Constellation的米勒指出,此举可能会引发监管机构加强审查。

她说:“没有人会说,‘嘿,看我做的每一件事’,就像说你会无视规定,或者你找到了一个变通办法。”

“如果你打算对用户进行重新分类,以确保他们只受到狭隘的隐私法的保护,那为什么还要在一个集中的隐私中心致力于透明化呢?”米勒问道。

费尼解释说,自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以来,大型科技公司出现了一种趋势,在隐私保护方面表现得很积极,以避开严格的监管。

米勒表示:“任何公司都不应等到法规规定了品牌与客户之间的信任动态之后才采取行动。”“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他们将从法律签署的那一刻就落后了。”

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法特迈赫?

“坦率地说,事实证明,这些公司是其权力的可怕管理者,”她对TechNewsWorld表示。

“无论是未能保证用户数据的安全,还是将利润置于保护民主之上,他们根本就不是道德行动者,”卡提布鲁继续说道。“监管机构最终承认自我监管不起作用,并意识到他们必须介入保护消费者。”

米勒指出,与此同时,隐私已经从IT部门和运营检查表领域的问题转变为品牌问题。

她说:“保护隐私是一个品牌对每个顾客做出的承诺。”“这也造成了这样一种预期,即如果品牌打破了这种信任,或者通过自己的行动或不作为将顾客置于风险之中,那么顾客可以而且将会带着他们的忠诚、钱包和公众情绪离开,很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