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内容

让更多的商品拥有商品条码 走出了国门

商业 2020-05-28 15:46:55

“让我们更深刻地意识到,连接是社会经济增长的基础。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就是要让每一个人和每个企业,以目前最低的成本和最高的效率来使用数据、算法与算力进行劳动创造,从而共享全球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成果。”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日前撰文再次呼吁加速推动产业互联网等数字经济建设,从国家战略的高度重点推进,不断壮大数字经济。而推动产业互联网等数字经济建设,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快速、准确地对原料、工业产品、商品等进行基础数据采集,统一的“物品编码”是实现基础数据采集最有效的工具和手段。

“物品编码”这一抽象概念对于大多数人并不陌生,最常见的就是超市购物结算、手机扫码查询商品信息时使用的商品条码。商品条码是商品全球流通的唯一身份证,其背后是一整套国际通用的物品编码标准体系。我国物品编码事业从诞生到现在,经历了从“集贸杂货店”到商超转型和电子商务零售升级两次快速发展阶段。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咨询委专家、亿邦动力网CEO郑敏认为,随着产业互联网和物联网等数字新经济的快速发展,物品编码也将迎来第三次快速发展机遇。

我国的物品编码事业发展是伴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推进而不断向前的。改革开放初期,发展外向型经济和产品出口创汇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任务,很多企业开始向国外出口商品,但是面临不少阻碍,其中就包括没有商品条码。“我国许多产品因没有商品条码而不能出口,或被外商以需要贴商品条码或重新包装为由,肆意压低价格。”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商品条码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当时我国产品出口的一个关键技术壁垒。

1988年9月,原国家技术监督局会同原国家科委、外交部和财政部,向国务院提交请示报告,提出成立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并加入国际物品编码组织,同年12月得到国务院批准,编码中心正式成立。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中国物品编码中心代表我国加入国际物品编码组织。从此,确立了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的国内国际地位,为我国的物品编码工作提供了组织保障。

中国物品编码中心成立以后,对我国外贸出口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让更多的商品拥有商品条码,走出了国门。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研发出了我国第一套自动结算系统,变革了我国零售业态的结算模式,扫码结算在我国得到了广泛应用。随着越来越多的商品拥有了商品条码,编码中心建立了我国最权威的商品数据库,为各个行业的信息化发展提供了数据支持。

如今,我国的物品编码工作全面开花。累计为我国80多万家生产企业提供全球唯一的物品编码服务,使用商品条码的产品总数达数亿种,在零售行业达到了商品条码覆盖率98%。我国的商品条码系统成员数量、商品数据量双双实现全球第一。

目前,全球已有150多个国家和地区采用商品条码对流通领域物品进行标识,每天扫描商品条码达百亿次。商品条码不仅贯穿生产制造、仓储物流、批发零售、追溯召回、消费者反馈、政府监管的全链条流通环节,还在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技术等新兴数字经济领域得到更深层次的应用。中国物品编码中心主任张成海表示,物品编码的健康发展为快速成长的电子商务高效运行打下了坚实的数据基础并提供了有力保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