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注 > 正文

电竞与体育的加速融合已是板上钉钉 那么谁能够笑到最后?

2020-12-25 16:27:30来源:千寻专栏 新熵

为电竞正名,这是中国电竞玩家和从业人员喊了二十年的口号。上周,他们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在阿曼苏丹国召开的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第39次全体代表大会上,电子竞技和霹雳舞获准列入杭州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正式项目,意味着参赛国家代表队获得的奖牌将会计入总榜。

消息传出,国内的游戏厂商们顿时五味杂陈、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家电子竞技类型的游戏产品可以借势搞一波营销,忧的是上一届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三个电竞表演赛项目《英雄联盟》、《AOV》(王者荣耀国际版)、《皇室战争》背后都有着腾讯的影子。

电竞行业的IP困局显露端倪。

其实早在2013年的韩国仁川亚室会,国家体育总局就派出过一支17人的电子竞技国家队,规模超越许多传统体育项目代表队,还引来跳水世界冠军何超的弟弟何冰在微博上发出质疑“电子竞技也算体育?”,一时之间,骂战围观群众多达数千万。

不仅是主流社会舆论的难以接受,奥委会官方对待电子竞技的态度也一直若即若离。2018年第七次国际奥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奥委会拒绝电子竞技申请加入奥运项目的官方理由是:考虑到电竞中具有强烈的商业因素,一些电竞项目与奥运精神背道而驰,目前将奥运作为电竞项目是不成熟的。

然而就在短短的两年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先生表示愿意明年到中国现场观看全球电竞运动会。

回到今年的8月份,在海南博鳌举办的2020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上,行业领袖大胆预言:“电子竞技正在和传统体育相互‘拥抱’,而且这种拥抱,不仅给传统体育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和视角,同时,也在改变着电竞的发展进程。”

几个月后的电竞入亚,似乎验证了业界的判断。

游戏厂商圈地为王

这次的行业峰会,到场了各路大咖,尤其是传统体育领域的标志性人物,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奥运冠军、乒乓女子单打大满贯得主邓亚萍,纷纷到场为电竞正名。而在往年的活动中,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杨扬、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也都曾亲临为电竞站台。

拥抱传统体育,为电竞正名,整个行业一直在努力前行。

然而在峰会最后的“电竞体育交流计划”发起仪式中,腾讯、拳头游戏(英雄联盟研发商,腾讯入股)、Supercell(皇室战争研发商,腾讯入股)、Smilegate(穿越火线研发商)、EA(NBA、FIFA研发商)的代表上台合影留念,让不少电竞玩家摸不着头脑。

倘若说腾讯和一众代理运营合作伙伴就妄图把“为电子竞技正名”的大旗给扛在肩上,至少占据全球电竞半壁江山的Valve(Steam平台、Dota2研发商)和暴雪(星际、魔兽、炉石、守望先锋研发商)就不会答应。

毕竟,就像奥委会之前所说,电竞中具有强烈的商业因素。电竞IP游戏厂商之间的厮杀其实早已拉开帷幕。

把时间拨回到那个电子竞技还是“洪水猛兽”的2010年,腾讯刚刚拿下《英雄联盟》的代理权,喊出了“DOTA原班人马打造”的广告词,国民老公王思聪刚刚回国微博发言“强势进入,整合电竞”。

四年前的WCG颁奖台上,中国选手Sky身披五星红旗两连冠未能改变国内电竞行业的草根面貌,四年后的游戏资本和富二代网红代替他完成了这一历史性任务。

也就是那一年,腾讯收到了来自第三方电竞公司供应商的一份游戏嘉年华地推活动方案,那时候的电竞行业只能以游戏公司的渠道商身份生存着。而正是这份方案,孕育出了如今腾讯的当家电竞赛事品牌TGA(腾讯电竞运动会)。

在对外口径中,LPL(英雄联盟中国区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CFPL(穿越火线职业联赛)这些拥有千万用户群体的赛事IP都属于TGA体系之下。

除了游戏IP和赛事IP,腾讯还远远不够。在后续的发展中,TGA不仅把曾经服务于电竞公司的主持人、解说签约在旗下,而且与职业电竞俱乐部的选手也相继签订三方合同,以期获得一部分约束力。也正是得益于这种规则化带来的可期的商业利益,过往在生存线上挣扎的电竞从业人员争先恐后涌入腾讯的怀抱。

无独有偶,作为研发电竞类型游戏产品的业界鼻祖暴雪娱乐,从90年代就已经开始打造线上电竞社区——战网。无奈当时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还未完善,盗版单机游戏横行,火遍全球的《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3》两款单机RTS产品没能给战网带来足够多的用户。

在被Valve的《Dota2》反超后的暴雪痛定思痛,通过《炉石传说》和《守望先锋》两款全新类型的电竞游戏IP彻底把战网盘活。国内网易代理运营打造的黄金联赛和暴雪亲自操刀的OWL联赛都获得行业和玩家一致的好评。

即使是最没有电竞基因的Valve在《Dota2》上创造性地发明出Ti系列邀请赛模式,把游戏内付费虚拟道具和赛事奖金池挂钩,每年都能刷新全球电竞赛事的奖金总额记录,与拳头游戏《英雄联盟》的S系列联赛形成电竞比赛双雄格局。

可悲的是,各家IP厂商的产品牢牢把玩家用户圈在自己的平台和赛事体系之下,电竞产业的高度商业化让从业者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却让玩家用户们不得不在厂商巨头的倾轧之下忍受不菲的平台切换成本。

电竞引来巨头入局拼杀

商业化给电竞带来了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冲突。

在2016年的腾讯UP文创大会上,集团副总裁程武宣布,腾讯电竞继游戏、文学、动漫、影业之后成为腾讯互娱的第五大板块,六年的成绩增势喜人。

同一年,为了响应阿里集团的大文娱战略,位于上海的阿里体育打造了一个第三方电竞赛事品牌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然而在赛事项目的甄选上,人气呼声很高却属于腾讯旗下的《英雄联盟》项目,果断关上了沟通的大门。

互联网巨头的明枪暗箭,有一天会在电竞的地盘上动手,不知是国内电竞人的幸福还是烦恼。

阿里体育出师不利,决定扬长避短,开始着手推动电竞入亚,魏纪中、霍启刚这些后来腾讯电竞峰会上的嘉宾,都是那个时候被阿里拉入电竞棋盘上的。占据传统体育制高点降维打击,阿里体育算盘打的不错。

但就像集团大文娱战略的屡战屡败一样,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三款电竞表演赛项目IP背后都有腾讯的影子,也昭示了阿里在电竞领域的出局。

阿里的败退根本原因还是其无法弥补没有电竞游戏IP在手的先天短板,但同样具有先天优势的国内游戏厂商也可不止腾讯一家。背靠暴雪的网易和与Valve联手的完美世界,同样瓜分了不小的市场份额。

本次杭州亚运会具体的电竞项目小类仍未确定,但初步提交了包括FPS(第一人称射击类)、RTS(即时战略类)、SPG(传统体育类)、FTG(格斗类)、CCG(卡牌类)、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类)6大种类以供选择。

腾讯在这6大种类当中只在MOBA和SPG中优势明显,其他类型的电竞项目,暴雪研发,网易代理的CCG类型产品《炉石传说》,动视研发、Valve发行、完美代理的FPS类型产品《CS:GO》都具有更广泛的用户基础。

电竞入亚的红利蛋糕,最终各家游戏厂商能吃到多少还犹未可知。

除了拥有电竞类型游戏IP的厂商有可能押宝成功,近年来争相入局电竞的互联网公司和传统行业巨头也都将享受到电竞入亚的利好。

电商行业的京东和苏宁早早组建了职业俱乐部,且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积累了大批粉丝。不仅如此,京东还在尝试线下电竞馆打造全新的消费场景体验,而苏宁收购了龙珠直播和PPTV后也在线上体育、电竞内容板块着墨颇多。

二次元视频起家的哔哩哔哩也在杭州成立了电竞公司,职业俱乐部天然的吸粉效应能够跟自己的视频、直播平台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

传统行业中,体育服装品牌李宁和电脑硬件设备商华硕不约而同地布局电竞俱乐部业务,运动服装和高端硬件与电子竞技的用户群体的高度重合是其主要原因。

有电竞行业的人士称,抖音背后的字节跳动以及快手也都在低调接触行业里的高级管理人才,试图发力。

这次电竞入亚,拨动的不仅仅是游戏厂商的心弦。

电竞和传统体育不一样

不过,电竞和体育之间始终有着一道天堑相隔,那就是IP。

电子竞技目前的共识定义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和体力结合的比拼。因此,近年来兴起的FPV无人机、机器人对战、AI智能编程,模拟赛车等项目都将成为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的重要考虑对象。

抛开广义的电子竞技不谈,目前围绕在电竞周边的各方利益相关角色,针对的其实就是具有超大规模玩家群体的对抗类型电子游戏。

而电子游戏与传统体育项目规则不受著作权保护不同,前期的研发、中期的推广、后期的运维都需要游戏厂商投入海量的资金。虽说热门的电竞类游戏都早已收回了成本,然而由于国内外立法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电竞类游戏的IP方完全具备正当的理由为自己谋求更大的商业利益。

上文中阿里和腾讯的纠葛就是电竞IP商业冲突的典型案例。即使不在电竞领域,前两年曾经火爆国内年轻人群体的狼人杀桌游,也经历过版权大战。

狼人杀的前身是杀人游戏,是在1986年冷战的时代背景下,苏联莫斯科大学心理学系迪米特里·达维多夫教授发明的一种警察与杀手互相隐藏身份甄别身份的游戏。这个游戏本身的规则自然与传统体育项目一样不存在著作权,但衍生出来的各种线下卡牌桌游、线上平台游戏,却实实在在受商标法和知识产权法的保护。

体育比赛规则没有IP,但是围绕体育比赛的IP可数不胜数。赛事IP,俱乐部IP,赛场上使用的装备、器械的设计IP,以及赛事直转播的流媒体内容IP,这些IP背后都是真金白银的商业价值,没有这些商业价值诱使着各路资本付出投入,体育产业也不会快速蓬勃发展。

电子竞技这些年“大跃进”式的飞跃,同样是上面的道理,离不开游戏厂商、运营商的资本投入。没有腾讯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上的成功运营,电竞类游戏的高门槛也不会让更多的玩家用户参与进来,自然也不会有天赋佼佼者脱颖而出代表国家出征夺魁。

随着市场群体规模的变化,传统体育项目的商业价值日趋下滑,大部分传统体育项目甚至奥运会这样综合性的国际赛事,都面临变现困难的问题。与其说电竞想要向传统体育靠拢是为自己正名,倒不如说是传统体育希望赶紧找一个新的商业变现点给自己续命。

电竞与体育的加速融合已是板上钉钉,那么谁能够笑到最后呢?

目前的电竞IP厂商现状是跑马圈地,各自为营,打造自己的生态圈,决不允许竞争对手踏入雷池一步,这就使得整个产业缺少一个平台型的角色。

谁能够成为这个角色,是每个入局电竞的厂商或巨头下一步需要思考的问题,或许引入政府部门的监管、行业协会的谈判有一定的帮助,但想让别的角色参与到自己的局里,必要的让利使其有利可图,无论对谁来说都算是一种暂时的割肉行为。

然而,无论是电竞入亚入奥,还是某个巨头整合电竞市场,商业的本质还是为其客户提供愿意付费的价值,服务好每一个电竞用户,才是电竞产业当中的每一方参与者都应沉下心来,摆脱资本的干扰,认真思考的问题。

正不正名,真的不那么重要。(千寻专栏 新熵)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