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注 > 正文

原创风潮对国内动画业界真的是好事吗?

2020-12-25 16:28:35来源:千寻专栏 安树

近日,麻枝准再度注销推特,引发圈内网友的调侃。

可能有读者不认识他,稍微介绍下吧。麻枝准是日本Key社的脚本家、作曲家,由于以前撰写的剧本十分催泪而在国内有着“大魔王”的称号(本人亦知晓)。曾参与撰写过《Kanon》《AIR》《CLANNAD》《Little Busters!》等知名Galgame的脚本。

在Gal方面毫无疑问是还是有一定底子的,不过,只是在Gal方面。

但是,在动画方面,无论是此前的《夏洛特》还是还在播出中的《成神之日》,麻枝准在动画脚本的剧情和节奏控制上都有严重的问题,《Angel Beats!》虽说在商业上非常成功,但节奏问题也是一直被粉丝诟病的痛点。

麻枝准的剧情风格还是更适合写篇幅较长的gal,从AB到成神这个毛病还是没有改过来,按gal的思路去写动画,能行就怪了。似乎只有老虚在gal圈和动画圈混得都不错。

不过以Galgame界“日常药丸”的状态,麻枝准还是好好养病吧,毕竟在gal方面他也已经带来过足够多的佳作了。

曾经被誉为“小京都”的P.A.Works在人员配置上也有很大的问题,明明《夏洛特》浅井义之(动画监督)和麻枝准的搭档效果极差,还在《成神之日》上延续这个搭档是为了什么?跟京阿尼口碑一部比一部好的key社三部曲正好相反,PA的麻枝准三部曲一部比一部差啊。《白箱》之后多久没出过精品动画了,冈花还算可圈可点,其他是真的一般了,坚持原创的道路真的正确吗?

还是说,靠麻枝准这个名字带来的话题性就够了吗?论话题性,在巨人、咒术、电锯人多开的mappa话题性更高吧。

“矫情”的毛病,“自我感动”的怪圈

《成神之日》主役声优佐仓绫音曾表示自己“看哭了”。现在看来只是社交辞令了吧。在《成神之日》发展到剧情后半段,“看哭了”也一度成为观众的吐槽热点,嘛,“笑到哭”“烂到哭”“难看哭”也是一种“哭”嘛。

那么,原创动画该避开哪些陷阱呢?

最重要的就是切忌陷入“自我感动”,动画既是创作者自身想法的呈现,也是给观众看的。说得难听点,太过垃圾的作品就是在污染观众的视听神经和大脑了。

纸媒在渐渐衰弱,作为纸媒漫画的老大哥之一,少年jump也加紧了改革的步伐,不同于以往的王道漫画,今年的周刊少年jump多了很多邪道漫画,藤本树的《电锯人》就是其中的代表。可能是过度解读吧,但是在这类漫画家的画面中,比起剧情,更多表现出来的是“感觉”,向读者毫无保留地展示作者脑子里未经加工的想法,让读者体会到窒息般的快感。

另一部热门漫画,芥见下下的《咒术回战》虽说在商业成绩上赶不上鬼灭,但完全可以称得上少年jump有史以来的最强年亚了(销量1500万),将装逼感和时髦感融合得相当到位,几乎集合了大多数王道漫画的优点,剧情展开虽说是王道,但角色塑造不落入俗套,虽说不像藤本树那么疯狂,但涩谷篇的剧情进展也彻底展露了非主流的一面,“jjxx没有心”也成为了粉丝的吐槽热点。

在这里以这两位新生代漫画家为例,是想说明很一点简易通俗的道理:放飞自我也是要以才华为基础的。

麻枝准在《成神之日》的剧情编排上就陷入了“自我感动”的怪圈,对于没有原作加持的原创动画,剧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剧情发展雷人,监督也没处理好动画节奏问题,这样的动画口碑崩盘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经费充足、工期充沛、导演名字就象征着票房和口碑的动画电影不算在内,高质量的原创TV动画一直是业界的稀缺资源:

20年:汤浅政明的《别对映像研出手!》,不同于白箱,眼花缭乱的想象力令人羡慕啊;

19年:扳机社的《普罗米亚》诠释了什么叫“废燃”,作画爽爆,典型的扳机风格;

18年:算是原创丰收的一年吧

疯房子的《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在近几年原创动画算是精品了,那时将开播前名声大噪的国家队和紫罗兰甩在身后;

汤浅政明的《恶魔人crybaby》质量也属上乘,情绪渲染顶级;

《佐贺偶像是传奇》不同于以往的典型偶像番,搞笑中带着温情;

再往前,对《小魔女学园》和《宇宙巡警露露子》印象不是很深;

再再往前,14年被誉为“业界颂歌”的《白箱》,11年斩获各项大奖的《魔法少女小圆》,这两部是毫无疑问的神作;

再再再往前嘛,90年代的《星际牛仔》《EVA》《天元突破》

原创动画的魅力在于其不可预测性,也不用怕剧透影响观感。但是,不同于改编类动画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原创动画的风险也往往远高于改编类动画。

幸存者偏差,还是厚积薄发

过去几年,国创领域的精品似乎都是来自于原创动画,如《刺客伍六七》《雾山五行》《罗小黑战记》等作品。反观漫改和网文改编领域,《天官赐福》热度较高但圈内口碑较差,多次陷入抄袭丑闻,最近几年的改编类动画都缺少亮点。

在11月的B站第三届国创发布会上,原创动画多达13部。对于动画公司来说,没有原作的束缚,能够让动画创作者尽情发挥自己的想法和创意,也更符合部分动画创作者的理想。

但是,创作欲望和灵感也是要以“面包”为基础的,这股原创风潮对国内动画业界真的是好事吗?

1、最关键要素——人才

导演、编剧、演出、分镜、原画……各个环节上的国内人才资源都说不上是充足的,这就考验制作人招兵买马的实力了。无论是刺客伍六七、雾山五行还是罗小黑战记,三者在作画风格、故事氛围上都是有自己的特点的,对于那些想做自己特色的动画工作室,招募到拥有相关属性的人才至关重要。

而且少了来自原作平台方的资金支持,招兵买马的难度也更大了。在动漫产业的人才储备上,跟日美相比,差距依然巨大。

2、没有原作粉丝基础

一般来说,能够动画化的原作多多少少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和受众,原作是经过市场验证的,有一定的商业价值,虽说可以不用担心原作粉丝的挑刺行为,缺少IP和粉丝基础的原创动画,在宣发上也是一大考验。

这就非常考验导演、演出、编剧等关键职位的能力了。有很多人喜欢吐槽“国内编剧不行”,不可否认国内编剧的水平还需要很大程度的提高,但是节奏的控制、氛围的变化、情绪的转换等动画细节对观感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演出这个职位可以算得上是单集的导演,多看看京都动画和Shaft动画,多看各类电影(包括B级片)可以学到很多。

3、宣发怎么搞?

从B站的国创发布会来看,会有一定的视频网站支持,但是,B站的宣发能顾及到每一部原创动画吗?

除了动画公司本身的运营工作以外,观众对动画的欣赏所产生的的“自来水”是很重要的,想让观众主动给动画做宣传,那自然得有高质量的动画水平拿出来了。

4、如何变现?

第一,政府补贴。但政府更多关注子供向动画和3D类型动画,2020年南京(国际)动漫创投大会上,广电宣传司司长马黎就表示过“动画应更符合童趣而不是成人化”,对于2D成人向动画,政府补贴还是不好拿啊。

第二,衍生产品周边。资金回收慢,手办制作周期差不多至少半年到一年吧。不过。如果这部原创动画在分镜作画方面有较大亮点也可以通过设定集、分镜集获得一定的利润。

第三,手游化。漫改手游实在是没什么精品,不是每款漫改手游都能成为FGO。有些手游厂商以为换换皮肤和装备,就能有市场了?这是低估了新生代粉丝的审美。IP是可以提供粉丝基础,但情怀不是用来消费滥用的。

慢工出细活

不过,说实在的,国内没有日本那样成熟的漫画、轻小说产业体系,能否接到中上水准的原作也要看制片人的本事和运气了,毕竟国内可没丸山正雄啊。原创动画对很多动画公司来说说不定能成为一个突破口,而不是大资本的打工仔。

但是,切忌浮躁,精品是打磨出来的,赶工的注定成为洪流下的亡魂。盲目追逐原创动画是不可取的。

(千寻专栏 安树)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