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注 > 正文

2020年新能源汽车洗牌大战全面开打

2020-12-25 16:30:17来源:千寻专栏 龚进辉

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今年造车新势力的集体境遇再适合不过。

火,指的是头部玩家火得一塌糊涂,蔚来、理想、小鹏市值蹭蹭蹭往上涨,威马喜提100亿元D轮融资后计划登陆科创板;冰指的是PPT造车玩家纷纷退场,拜腾、博骏、赛麟等滑向破产边缘,翻身几无可能。

由此可见,今年成为造车新势力重要的分水岭,头部玩家扶摇直上,PPT造车玩家黯然出局。而接下来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最大看点,当属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与特斯拉、传统车企上演强强对决,这是决定未来市场格局走向的关键一役,谁都没有输的本钱。

造车新势力分野

万万没想到,被调侃为“2019年最惨的人”的蔚来掌门人李斌,今年会如此春风得意,原因在于其治下的蔚来好事连连。不仅喜提70亿元融资,暂时不用为找钱而发愁,更在于蔚来股价节节攀升。一方面与美股市场的新能源汽车概念股受到疯狂追捧有关,沾了特斯拉的光,另一方面则与蔚来业绩明显改善有关。

财报显示,今年Q3,蔚来营收为45.3亿元,同比增长146.4%,净亏损为10.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收窄58.5%,毛利率12.9%,环比提升4.5%,今年前11个月累计交付量达36721辆,同比增长111.1%。其实,这两个原因同样可以解释为何理想、小鹏能享受到资本狂欢,分别稳坐造车新势力第二、第三把交椅。

综合营收、毛利润和销量等关键指标来看,蔚来、理想、小鹏三强格局基本成型。反观尽管威马抢滩资本市场慢半拍,并未与第一梯队拉开明显差距,一旦成功登陆科创板,仍具有挺进造车新势力前三的胜算。我预测,未来蔚来仍将强势领跑,反倒是理想、小鹏、威马三者排位存在一定变数。

这边头部玩家风光无限,那边PPT造车玩家集体陷入至暗时刻。它们各有各的悲哀,但没落原因基本大同小异,无非是欠薪、裁员、量产推迟甚至遥遥无期。今年6月,博骏宣布放弃造车,不得不重新另谋出路。今年10月,拜腾在停摆后重启,但前途依然不明朗。

一方面,拜腾团队的奢靡作风实在不敢恭维,完全没有一点创业公司应有的样子;另一方面,M-byte的高端定位不会轻易调整,最大悬念在于其最终售价,无论是否超过30万元,在竞争激烈的高端市场都难以突围。原定5月分布到位的30亿元融资搁浅、员工和高管成批出走、工厂等固定资产被查封、上市新车销量低迷、新车量产受阻,一系列危机接踵而至,彻底压垮了赛麟。

在我看来,这些PPT造车玩家在行业洗牌中被淘汰,根本原因在于资本对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投资态度愈发谨慎。2014-2015年,当时创业者拿到投资相对容易,但随着新能源汽车风口逐渐减弱,量产成为各大玩家斩获融资必过的一道坎,绝大多数创业者连量产都搞不定,拿到融资的希望十分渺茫,导致拜腾、博骏、赛麟陷入缺钱困境,而没钱一切无从谈起。

一个扎心的事实是,就算有的创业者好不容易熬过量产这一关,还面临新的残酷考验,即销量、营收、利润等硬性指标被严格检视。结果可想而知,势必带来马太效应加剧。无论是融资还是市场份额,都向极少数头部玩家聚集,上演剩者为王的戏码,蔚来、理想、小鹏得以暂时安全上岸。

头部玩家也有苦恼

注意,蔚来、理想、小鹏只是暂时安全上岸,并非已彻底脱离险境。原因很简单,它们均处于亏损状态,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仍需靠资本续命。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今年蔚来积极找钱、理想和小鹏先后上市。国信证券预测,蔚来、小鹏、理想实现盈利时的销量分别为18万辆、12万辆、6万辆。

而今年前11个月,蔚来、小鹏、理想分别交付3.67万辆、2.64万辆、2.13万辆。目前来看,理想是距离盈亏平衡线最近的企业,但起码还需要一两年,随着其在自动驾驶领域加大研发投入,盈利时间节点可能会推迟。这意味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造车新势力三巨头仍将如履薄冰,没有安全感可言,必须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尽管今年蔚来、理想、小鹏各方面表现可圈可点,但并不代表它们没有烦恼和隐忧,相反着实不少,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质量问题

造车新势力普遍“重研发+重销售”,多数采用代工或代工+自产的模式,产品质量格外受到外界关注,也一直备受质疑。目前,仅小鹏和蔚来有防碰撞测试数据,其中小鹏评分较高。不过,在另一家权威机构中保研碰撞测试中,小鹏整体得分并不理想。

除了在权威机构的技术评测中不抗打之外,断轴、自燃、失控等重大质量问题也时有发生,极大影响潜在用户的消费信心。去年6月、今年10月,蔚来、威马均因自燃问题而召回旗下已售车辆,今年11月,理想则因断轴事故频发而召回10469辆理想ONE,约占公司历史总交付量的48%。

事实上,任凭造车新势力再怎么炒作电动、智能等概念,它们造出来的新能源汽车首先得是一辆让人可以放心驾驶和乘坐的车,质量是产品的根基,必须严守质量的底线,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显然,与拥有扎实造车技术的传统车企相比,蔚来、理想、小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做到质量过硬并非朝夕之功。

二是股价虚高

今年下半年以来,蔚来、理想、小鹏市值飙涨,引发舆论热议,形成观点对立的两派:一派认为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达到此等市值并不过分,毕竟特斯拉这个样板摆在那里,只不过目前“膨胀”速度有点快,免不了遇到回调的情况。

另一派则认为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股价虚高,原因有二:一、无论是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还是蔚来、理想、小鹏总销量都偏低,前者只有5%,后者三家单月销量加起来也只有比亚迪的一半,今年11月比亚迪交付26690辆新能源汽车。上汽、比亚迪等年销量突破百万级的传统车企,市值竟然敌不过三个毛利率刚刚转正的“愣头青”,很难让人相信没有泡沫。

二、即便蔚来、理想、小鹏的市值不能用传统车企的标准去衡量,盈利模式也区别于传统车企单一的卖车,但从最基础的市销率来看,小鹏市值是其收入的144倍,蔚来是38倍,而丰田、大众分别仅为1.5倍、0.2倍。不得不说,小鹏市销率高得离谱,需要再赚144年的钱才能匹配当前市值,蔚来、理想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虚高。

我也倾向于认为蔚来、理想、小鹏有点过于被资本捧上天。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曾强烈看好蔚来的香橼态度出现180度大转弯,直言蔚来股价已脱离合理范围,股价应该“腰斩”,目标价应为25美元。蔚来尚且如此,那理想、小鹏股价该跌多少才合适?

或许你会说,美股市场的一大特点是喜欢讲故事,更看重企业的增长潜力和未来可能性,才会给予蔚来、理想、小鹏股价飙升的优厚待遇。这话看似有一定道理,实则站不住脚。我毫不怀疑蔚来、理想、小鹏在未来拥有巨大的成长空间,但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它们将走得愈发艰难。

明眼人都看得出,造车新势力三巨头正面临特斯拉和传统车企的双重夹击,可谓在夹缝中求崛起。一方面,特斯拉的品牌影响力和国产化后的价格优势,对蔚来、理想、小鹏造成不小的冲击,在竞争中处于愈发被动。另一方面,传统车企拥有成熟的上下游产业链和更为雄厚的技术储备,完全有能力转型新能源汽车,甚至可以做得比蔚来、理想、小鹏还要好。

竞争远未结束,在实现量产后,提升车辆品质和技术含量将是一场持久战。因此,你会看到,在造车之外,造车新势力三巨头纷纷转向充电设施、自动驾驶、电池技术等领域。要知道,以软件为核心的技术研发正成为新能源车企的重要能力,这背后需要经验积累和时间沉淀,形成差异化核心竞争力才是王道。

不可否认,蔚来、理想、小鹏在技术创新领域有一定建树。比如,小鹏自动驾驶水平与特斯拉相当,蔚来即将发布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芯片。但整体来看,造车新势力三巨头在下半场技术大战的筹码相对较少,仍需付出更多努力。对了,别忘了它们还在亏损,能否坚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都不好说。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蔚来、理想、小鹏的业绩还会不断增长,但股价很难再创新高,用更多利润去填补泡沫破碎后的坑将成为主旋律。在造车新势力分野的2020年,蔚来、理想、小鹏渐入佳境,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将一众PPT造车玩家甩在身后。

不过,面对正全面到来的更猛烈的风暴,它们能否顶住压力迎难而上,继续证明自己,目前还是个未知数,高手过招往往扣人心弦。造车不易,蔚来、理想、小鹏且造且珍惜!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