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注 > 正文

受减持消息影响 昨日红相股份开盘后一度跌逾8%

2021-06-29 11:21:48来源:长江商报

上月刚完成减持计划,红相股份(300427.SZ)实控方又开启了新一轮的减持。

最新公告显示,红相股份的控股股东、实控人杨保田及董事长计划在六个月内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24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9%。由于减持方式为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且协议转让的部分不超7%,此番减持动作也多被市场解读为已物色好接盘方。

事实上自2019年以来,杨保田家族减持动作频频,且以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为主。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在近两年间,杨保田家族已合计减持套现5.46亿元。若算上拟减持的9%股份,其套现金额或将超过10亿元。

而近期在项目周期、产品结构调整、期间费用增加等因素影响下,红相股份盈利能力有所下降。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5亿元,同比减少12.45%,净利润2876.38万元,同比减少64.46%。

今年2月份,红相股份还终止了筹划近一年的重大资产重组。此前公司曾计划以8.6亿元收购志良电子100%股权,以进一步强化军工业务布局。

受减持消息影响,昨日红相股份开盘后一度跌逾8%,尾盘报收13.67元/股,当日跌幅7.82%,较终止重组前的股价已经下跌近33%。

拟减持9%股份其中协议转让不超7%

6月23日晚间,红相股份披露股东减持预告。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杨保田及董事长杨成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合计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324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9%。其中,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通过协议转让减持不超过7%。

以6月23日红相股份收盘价14.83元/股计算,两名股东拟减持部分参考市值超4.8亿元。

截至目前,杨保田和杨成分别持有红相股份9220.06万股、2703.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6%、7.51%,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1%。

对于此次减持原因,红相股份公告称为两名股东的个人资金需求,优化公司股权结构。由于减持方式为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不少投资者猜测二人通过协议转让引入的股东方或已有眉目。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本次计划减持之前,红相股份的实控方已有多次减持动作。最早在2019年2月,公司披露杨保田的减持计划,因偿还股票质押贷款、降低股票质押风险,优化个人资产结构等个人资金需求,杨保田计划在六个月内减持公司不超23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5232%。

逾一周后,红相股份实控人之一杨成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宣布,将分别减持2.71%、0.24%公司股份。

3月18日,杨保田的减持计划完成,其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戴小萍转让所持2150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9999%,转让金额约为2.56亿元。此后,杨成也在计划时间内减持公司股份971.32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1%。

2019年9月,杨保田再次计划减持不超2%公司股份。在已经减持1.21%股份的情况下,杨保田于2020年4月末提前终止了上述减持,并与其一致行动人杨成、杨力发起新的减持计划,即合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不过,三人在此时间段内并未实施减持。

直至去年11月,杨保田家族有了新的减持方案,三人计划合计减持1.99%公司股份。截至今年5月,此轮减持计划完成,杨保田三人合计减持716.6815万股,减持比例1.9895%,受让方则为公司多个部门管理层。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近两年,杨保田家族通过大宗交易、股份转让的方式,已合计减持套现5.46亿元。若算上拟减持的9%股份,其套现金额或将超过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受让杨保田所持股份的股东戴小萍,也在2020年初计划减持1.0023%公司股份,减持完成后,戴小萍的持股比例已低于5%。

一季度净利下降64%终止8亿重组

红相股份是国内最早推广电力设备状态监测、监测业务的少数几家企业之一。深耕电力设备监测行业多年,“红相”品牌已经具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

在2016年上市后,红相股份经营实力整体呈现提升趋势。2016年至2020年,红相股份营业收入从4.11亿元增至15.16亿元,净利润从0.74亿元增至2.32亿元。

其中,2017年红相股份作价16.93亿元完成对银川卧龙100%股权和星波通信67.54%股权的收购,极大程度提升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不过,从业绩增速来看,去年公司在营收增长13.09%的情况下,净利润同比微降1.3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连续两年负增长,分别为2.1亿元、1.99亿元,同比减少1.45%、5.12%。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至2019年在三年业绩承诺期内,银川卧龙合计实现净利润3.06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96.9%,但因完成率超过90%而被视为实现业绩承诺,星波通信则累计实现净利润1.69亿元,完成率108.03%。

年报显示,在三年业绩承诺期满的第一年,2020年星波通信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6086.39万元,同比分别增长9.6%、-6.3%。银川卧龙则实现营业收入7.09亿元、净利润1.23亿元,同比增长6%、4.22%。

在当时收购完成后,红相股份形成了较大金额的商誉,截至2020年末,公司商誉余额为10.74亿元,占期末总资产的22.4%,未来如果两家标的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公司商誉可能面临一定减值风险。

今年第一季度,受产品周期、结构变化及期间费用大幅增长的影响,红相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75亿元,同比减少12.45%,净利润2876.38万元,同比减少64.46%。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红相股份还曾计划重组,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作价8.6亿元购买志良电子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5.5亿元。

据了解,志良电子与星波通信的产品均可应用于雷达及电子对抗领域,双方处于同一产业链条,且存在紧密的产业链上下游依存关系。通过此笔并购,红相股份将进一步强化军工业务布局,推动军工业务向产业链下游扩展,提升军工业务占比,增强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和稳定性。

不过,今年2月份,在经过多番问询及方案修订之后,红相股份还是终止了此次重组。

而在2月份以来,股价本就在回调的红相股份加速下跌,5月份股价由2月份的20元左右跌至11元附近。受实控人减持消息影响,6月24日红相股份盘中跌逾8%,尾盘报收13.67元/股,跌幅7.82%,今年年内已下跌近50%,并较去年8月份的高价34.66元/股跌去60%。(蔡嘉)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