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注 > 正文

网文出海潮起 能够帮助用户更加全面地去了解中国IP

2021-07-31 19:00:43来源:中国商报

武侠、修仙、玄幻……这些常见的国内网络文学作品,近几年来以不同的语言出现在各国的网站上,外国人看中国网文正在成为一个新潮流。阅文集团海外业务负责人陈姗姗表示,目前网文出海整体上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但从2020年开始整个赛道增长非常快,路径和价值都变得越来越清晰。

网文出海潮起

实际上,中国网文走向世界,老外喜欢看中国武侠、玄幻小说,并不是件新鲜事。

2015年掌阅开始向海外阅读市场布局,2017年阅文推出海外平台webNovel(起点国际)。中国作家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显示,2020年,网络文学界更加注重国际传播的方式和质量,海外实体出版合作进一步深化,在线阅读覆盖用户持续扩大,产品布局初具规模,海外投资外延扩大,网文出海从内容传播走向形成翻译和原创机制。目前,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作品1万余部,其中,实体书授权超4000部,上线翻译作品3000余部。网站订阅和阅读App用户达1亿多人次,覆盖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

“我们从2016年开始研究整个中国网文在海外市场的潜力,在2017年的时候,正式发布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海外平台Webnovel(起点国际)。”据陈姗姗介绍,阅文集团的海外业务主要是三个方向,内容先行、国际化网文阅读平台以及一些本地化的合作。“2016年我们发现有很多粉丝自发翻译了很多中国网文作品,其中可能90%以上都是来自阅文集团的作品。原因是他们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面已经感受到了中国的一些头部IP在海外传播的影响和吸引力,包括小说、漫画、影视,他们会觉得这些内容是很有意思的,但是量好像又不够,所以有一些有中英文双语能力的人就自发地开始尝试去翻译,希望能够帮到更多的人,有更多的内容消费。”陈姗姗表示。

正如陈姗姗所言,粉丝的自发翻译为中国网文正版大批出海打下了部分市场基础。和国内有不少字幕组或者汉化组自发将海外作品翻译成中文一样,海外粉丝也有将中国小说翻译成当地语言的行为。如2014年12月,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建立,开启了中国网络文学在英语世界的传播。

随着中国网文纷纷出海,不少平台看到了海外市场的潜力。App Growing Global发布的《2021 Q1 泛娱乐&社交应用买量分析报告》显示,中国小说出海买量急剧增加,在全球小说推广应用榜单前20款产品中,有11款是中国出海产品。蓝皮书显示,在线阅读方面,起点国际全球累计访问用户达5400万,已上线约1300部翻译作品,其中860部为英文作品,其余为西班牙语、印尼语、印地语、马来语等翻译作品。中文在线海外阅读用户累计达3000万,2020年增长1200万。掌阅海外阅读平台用户累计已超3000万,日均阅读时长超60分钟。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企业的投资外延持续扩大,海外市场进一步拓宽。截至2020年,阅文集团完成对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和泰国头部网文平台OokbeeU的投资,起点国际收购了Gravity Tales,中文在线入资Wuxiaworld,掌阅、晋江、博易创为等网络文学平台海外版权内容运营取得良好效果。

出海的不只是网文

虽然出海热潮主要围绕着网文,但出海的并不仅仅是网文。

“如果说早期可能东方玄幻、武侠是非常受海外读者欢迎的小说题材,那么随着我们持续运营也能看到受欢迎的品类是越来越丰富,出海的作品多样性越来越强。”陈姗姗告诉中国商报记者,阅文目前除了翻译小说外,还翻译了一些漫画作品,既包括自有小说作品改编的漫画作品,也有从合作方引入的人气作品。“因为我们相信漫画跟小说其实在翻译出海的角度上还是有比较强的协同感,能够帮助用户更加全面地去了解中国IP的魅力吧。”

当然,无论是小说、漫画这种比较基础的出海“选手”,还是有声书、互动小说这些更为新潮的创新模式,目前在海外市场活跃的作品们最大的底气还是在于内容,或者目标放得再长远一点,就是IP价值。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1年,起点中文网就已经开始进行网络文学的海外授权合作,《甄嬛传》《将夜》《庆余年》等知名作品很早以前就开始在东南亚拓展海外版权。近几年来,不少在国内已经被影视化的IP作品也透过很多海外平台,在海外进行传播。

“实际上,版权合作在平台化运营之前就已经在进行。”陈珊珊介绍:“很多泰国、越南的一些书店,头部书都是中国网络文学头部作品。但是我们大方向上来看,肯定整个海外市场并不是独立地做一个平台,是要去做整个IP上下游的联动跟衍生的,因为对于阅文来说,我们做海外还是希望透过平台运营长期培养IP的价值。我们希望依赖中国网文这样的模式去培养更多本地化内容的趋势,来打造在海外原创基础上的整个IP生态链。”

蓝皮书认为,网络文学在海外已经由原来的一般意义上的文学阅读和消遣,转变为文化消费的一种新样式,并形成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与此同时,由原来的中国作者写作、海外读者阅读,转变为海外本土作者创作、本土受众阅读、本土读写互动,形成了国际化写作的新现象。

盗版严重维权难

虽然国内平台向海外发力不过数年,但这个赛道已经呈现出了勃勃生机。

“我觉得现在中国网文出海整体上在比较早期的阶段,大家可以发掘的市场潜力还很大。”陈姗姗直言,海外市场的压力,现在更多来自一些当地已有的市场环境。“比如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市场,是非常典型的整个阅读市场被传统出版业所统治的模式,传统的阅读习惯都是在以Kindle为代表的独立阅读软件上面。但我们运营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其实欧美市场是可以去做的,显而易见收益是更高的,只是可能获客成本也更高,运营难度也会提升,但至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

陈姗姗认为,目前大部分的出海厂商对于自己的内容自信心更强,海外运营能力也在不断提升,这是一个值得骄傲的变化。“现在跟当时在中国市场从0到1的竞争环境不大一样,因为整体上市场的竞争环境都是提前的,整个竞争也会更激烈,不管是获客,还是用户时长的竞争。整个海外市场的蛋糕其实非常大,虽然这两年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业里面来,某种意义上竞争是增加了,但实际上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因为这个市场非常大,需要更多的人一起来教育市场、教育用户,让更多的人看到不同中国作品的能量,包括中国网文创作模式的能量。”

不过,虽然赛事才刚刚开始,但出海的中国网文们也遭遇了一大难题:盗版。

对于国内网络文学而言,盗版一直是一个难以根治的问题,当网文走出国门,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则更是以几何倍数上升。“不仅维权难,盗版成本也很低。”陈姗姗表示:“我可以盗中文改成英文,我可以盗英文改成其他语种,我还可以通过语种之间的转换来模糊一些原文的盗取,也有直接盗取的,随着中国网文不断走出去,这个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蓝皮书显示,2020年,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海外网文翻译网站和原创网站的访问流量都有所下降,盗版严重,维权困难。也有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约为56.4亿元。

“我认为,这个问题是不是可以大家整体一起发力,使得网文出海行业未来在全球生态上是更加健康跟正版化,因为事实上在网文出海的过程中,正版平台用了不少的精力、时间、成本去做内容的翻译,包括获客,包括教育市场和用户等等。”陈姗姗表示。

此外,翻译也是制约网文出海的一大难题。蓝皮书显示,从搭建渠道、版权售出到翻译作品过程漫长,翻译成本居高不下。海外粉丝的自发翻译收入没有保障,机器翻译的质量尚不能令人满意,特别是对所在国读者的阅读趣味和特点研究不够,一流、热门、最能体现中华文化特色的网文力作传播受限。各平台间尚未建立有效的协调机制,共同推进网络文学海外传播。(记者 冉隆楠)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