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 > 正文

设计公司转行造车受挫 前途汽车重启上市计划

2021-07-23 17:04:31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从新三板退市两年后,长城华冠有望重返资本市场。近日,长城华冠在苏州前途汽车基地召开了2021年第二次股东大会,超过公司87%股权投资人与会。长城华冠此次召开股东大会及新一届董事会,外界猜测这是长城华冠为重新上市吹响了集结号。2018年拥有“双资质”的长城华冠从新三板退市,引发轩然大波,此次试图重新登陆资本市场,同样引发业内关注。类似长城华冠这样的拥有资质又沉寂的新“僵尸”车企,与以前的“僵尸”车企有相同又有不同之处,他们搭上了新能源汽车的末班车,却又在行业发展大潮中掉了队。

设计公司转行造车受挫

资料显示,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原以汽车设计和整车研发为主营业务,2015年创立全资品牌前途汽车,并于当年作为新能源汽车第一股登陆新三板,现主营业务为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军用车辆的设计以及电动车研发、生产、销售。

长城华冠从新三板退市前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亏损6.06亿元,同比下滑168.15%。并且,长城华冠2015~2018年已累计亏损9.3亿元。有数据显示,前途汽车旗下惟一车型前途K50自2018年8月8日上市后,2018年全年销量仅为59辆。

2019年2月20日,长城华冠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整体战略规划、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运作筹划及长期经营发展的需要,结合当前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及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等内外部因素,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4月19日,长城华冠正式从新三板终止挂牌。

记者从企查查上查询发现,自2020年6月11日起至2021年6月29日,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因关联企业未履行法定义务而被限制高消费的记录高达538条,限制原因包括拖欠员工薪酬、零部件供应商款项等,令人唏嘘。

“长城华冠此前以设计能力见长,在当时的汽车设计领域是全国领先的,在切诺基国产化和二代军车。他们进入造车行业后,在电动汽车技术上也有自己的优势,这也是他们能通过自身实力获得造车资质的原因。但是好的设计人员、技术人员不代表能够在经营方面也能做好,长城华冠推出的前途汽车就是因为在产品定位、管理理念、市场开拓等方面都做得不尽如人意,因此企业发展陷入停滞。”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杜芳慈建议,如果长城华冠成功找到新的投资方的话,首先还是要把企业的定位以及产品的定位定得更准确一点,下一步才能走得更远,否则的话还是会面临很多的困难。

获资质企业过半成“僵尸”

事实上,自2016年3月启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以来,获得国家发改委颁发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共有15家,分别为: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电动汽车、万向电动汽车、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新能源、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电动汽车、速达电动汽车、合众汽车、陆地方舟及江淮大众。

这其中,北汽新能源、江铃新能源、江淮大众、重庆金康新能源、奇瑞新能源、云度新能源、合众汽车是运转正常、有在售车型的企业。剩余的8家车企或易主更名、或偃旗息鼓没有动静、或面临破产重组,大多已经淡出了公众视线。

国能新能源由于其母公司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在2019年1月被恒大集团收购了51%的股权,已于2021年4月改名为恒大新能源汽车(天津)有限公司。

长江汽车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现资金紧张的问题,从2019年7月开始不断传出欠薪停产的消息。2020年8月,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受理长江汽车破产清算一案。根据裁定书内容显示,经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调查,截至2020年7月28日,该院另有105件以长江汽车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长江汽车自认现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知豆电动汽车的100%股权于被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24日10时~25日10时期间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38亿元。不过,该笔拍卖由于“当事人提出异议”被暂缓,此后一直没有再次拍卖的消息。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知豆电动汽车仍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万向电动汽车由于始终没有自己的电池等技术展示,也没有推出一款电动汽车产品,在2018年11月工信部公布的《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第1批)》公告中,万向电动汽车被暂停受理其新能源汽车新产品申报,这也意味着其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被暂停,造车之路戛然而止。

河南速达电动汽车拥有SD01和SA01两款在售车型,造型设计老旧,补贴后售价分别是11万元和12万元。但是据报道,速达电动汽车至今在全国没有一家4S店,普通消费者想买车得去速达汽车三门峡工厂看车买车,令人咂舌。

陆地方舟,全称为深圳市陆地方舟新能源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记者2019年实地探访其位于江苏省如皋市的工厂时,该工厂就处于停产状态。目前,在企查查上显示该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江苏敏安电动汽车,2019年被媒体曝出实施阶段性放假,至今无量产车型。在江苏省发改委今年初发布的《关于切实加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监督管理和风险防控的通知》中,敏安电动汽车还被官方点名,“2016年以来新建的苏州前途、淮安敏安、南通枫盛等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建成后产能利用率均低于5%。”

新“僵尸”车企有望迎来生机

在新一轮互联网造车热潮兴起之际,这些手握资质却陷入沉寂的企业有希望能够得到资本的青睐重获新生,毕竟拥有一定产能和完整的资质,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手握造车资质却暂时陷入发展停滞的企业,一方面可以自主拓展,寻求生机;另一方面,总体来看大部分企业还是有一定的活力的,能够获得外部的认可和投资,盘活闲置资产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归宿。

“我们与地方政府也有很多的接触,目前地方政府也在想办法把此前在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修复和解决,将陷入发展困境的企业有效地救活。此次互联网造车热潮如果能盘活闲置资产,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崔东树表示。

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研究者曹广平认为,当前行业内外普遍已经达成共识:造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汽车产品制造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不仅有赖于专业的技术、标准规范、工艺,相关的机制、管理、资金、人才等也非常庞杂,所以现在的各方造车势力呈现不同的发展状态。造车新势力中的第一梯队,其产品经过了一轮市场洗礼并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有的企业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布局造车基地。第二梯队中有的产品刚刚量产,但销量还比较少。第三梯队没有量产车型,自然也没有销量,但是在行业内非常活跃,有的市值还很庞大。第四梯队已经基本上沦为“僵尸”企业,产品及相关动作基本已经沉寂。后续不断进入造车圈的新玩家,也不外乎分化成这几类。

在当前造车赛道拥挤的情况下,曹广平认为,资本市场对新“僵尸”车企进行投资并购等行为,总体上是有利于行业发展的。即使出现了所谓的投资过热现象,可以通过市场回调和政策回调两类方式进行降温,公平和及时的回调将更有助于产业环境的净化和高水平发展。在不可避免的大浪淘沙的过程中,只有那些符合全球汽车技术发展趋势、运营稳健以及具备差异化竞争优势的企业将最终存活下来。(张玉)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