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尚 > 正文

多家健身房倒闭 健身房该如何迈过房租生死线?

2020-06-18 16:59:58来源: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报复性健身”还没来,有些健身房就已在房租的重压下倒下。近日,上海健身房唯家健身(V+Fitness)宣布闭店,原因是交不起房租。在疫情影响下,健身房该如何迈过房租生死线?

据悉,唯家健身创立于2015年,目前在上海有八家门店、两家合作场地。唯家健身官方公众平台显示,一进入5月,各门店都面临需要一次性缴付二至四个月房租的巨大压力(最严重的情况是部分门店没有任何免租,且不允许缓付,复工后十天内即被要求一次性缴清三个月房租)。此外,陆续有门店被停了水电,情况不断恶化,唯家健身无奈之下只能闭店。目前,该健身房的会员陆续转到其他健身房上课,包括健身品牌Ringside、人马君FITSTART、TWM运动生活馆等。

据悉,房租是健身房的主要支出之一。健身行业投资人士王怀远表示,房租、健身器材费用、人员薪资、水电费用是健身房的主要支出,其中房租占比最大。尤其是开在商圈的健身房,房租都不便宜。以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商铺为例,面积为100平方米的商铺租金价格可达每月10万元,且五个月起租,另外还需要付押金。

“目前的房租压力足以压垮部分现金流吃紧的健身房。”健身房经营者李文(化名)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从今年2月到现在,他的健身房基本上没有进账。此外,他做会员回访时发现,大部分会员表示不会续费。

“会员的想法主要是戴口罩健身太难受,不戴口罩又觉得不安全,还不如在家健身。这就意味着健身房没有营业收入,资金链就有可能断裂。”李文表示。

规模较大的新型健身房在疫情期间亏损也很严重。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对外表示,疫情期间,乐刻运动单月亏损千万元以上。停业三个月,乐刻运动整体亏损预估1亿元甚至翻倍。

中国商报记者还了解到,由于疫情防控期间没有充足的资金储备,部分中小型健身工作室已出现裁员、降薪现象。

一位从业六年的健身教练对记者表示,据他了解,一部分小型健身工作室在疫情暴发后就没有再开业。目前他所在的健身房已经开始降薪,降薪幅度在10%-30%,而且部分会籍顾问已经被辞退。

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健身教练已经谋求转型。据了解,有些健身教练已经转行做保险推销员、外卖员以及微商。

健身教练王华(化名)对记者表示,他目前已经转行做微商,在朋友圈卖一些健身产品。“虽然我知道朋友圈‘刷屏’有点招人烦,但是没办法,我有生活开销以及贷款,只能坚持扛下去。”

王怀远表示,从长远来看,健身行业是有发展前景的。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疫情对健身行业的影响尚未结束。“健身房一直面临租金过高,资金占用过多等问题,这次疫情让上述问题加倍放大,目前市场上存活下来的健身房都有较为雄厚的资金储备和快速融资能力。”他认为健身房的整合还在继续,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随着我国室内健身场馆陆续开放,以及全国各地的健身消费券不断派送,健身房苦盼的春天就快来了。(记者 颉宇星)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