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评 > 正文

影视综素材成“送水人” 版权保卫战终于要打响了

2021-04-28 16:33:59来源:DoNews

近日,爱优腾等70余家影视传媒机构发布联合声明称,对目前网络上出现的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据DoNews了解,目前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就有超过500位艺人发布了联署倡议书,再度呼吁国家对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合理。另外,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剧集互联网版权中,腾讯的覆盖率超过了50%,在国产电影互联网版权中,腾讯的覆盖率更是超过了82%,为业界最高。

可以说,优爱腾的联合声明对B站、抖音等以创作者内容为核心的平台来说无疑是一场不小的打击。近年来,“5分钟看完xx电影”“xx带你看电视剧”以及以影视剧为素材的混剪视频在这类平台上十分吸引眼球。不仅创作者个人通过这类内容变现,背后的平台也收获了流量和利益。

但这却给长视频平台带来了损失。此前爱奇艺起诉B站未经授权播放《中国有嘻哈》片段时就表示,B站的做法导致平台被严重分流。

另一方面,长视频平台想要做第二个抖音以及第二个B站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将版权留给自己旗下的短视频平台无疑更有利之后的发展。多种因素叠加,版权保卫战一触即发,而被没收了素材的短视频平台又将何去何从?

影视综素材成“送水人”

以影视综为素材的短视频内容为短视频平台带来了巨大流量。

B站站内显示,在2626个分区中,进入热门排行榜的便有影视剪辑。目前,该频道内容共有42.9万人订阅,共2562个精选视频。除此之外,同在榜单内的搞笑、鬼畜频道中也有大量以影视剧为素材创作的内容,且这两个分区拥有大量受众,前者订阅人数达到247.7万,后者订阅人数为212万。

除了B站,抖音基于影视剧产出的短视频内容也特别多。根据巨量算数在去年公布的《抖音用户画像报告》,影视类内容已经成为抖音用户偏好视频类型中的第四名,前三名分别是演绎、生活和美食。

抖音上的“XXX 说电影”“XX 电影”等类似的电影解说账号数以万计,且粉丝都在百万量级以上。B站同类型up主也有不俗人气,“小片片说大片”、“刘老师说电影”甚至多次登上百大up主名单。此外,很多同人剪辑内容也为B站收获了很高的播放量。比如,点击量破千万的“同道殊途”就是以《陈情令》为素材创作的短视频。

B站UP主“逆转的桥”在影视分区发布了一支“现代版庆余年”剪辑视频,播放量迅速突破百万并成为了一周内分区排名第一的视频。第二天又冲上了微博热搜,获得2.7亿阅读和21万讨论度。

但好景不长,依靠这类内容出圈、获得更多流量的平台马上就遇到了麻烦,未取得授权的混剪、解说等短视频开始遭到长视频平台以及影视公司的狙击,前者涉及到造梗自肥、歪曲原意的问题,后者则导致很多用户通过短视频追剧。

制片人丁宁称这侵犯了版权方的利益。“B站、抖音、西瓜视频等平台上的创作者通过这些内容积累了大量粉丝,并以带货、直播、广告等方式盈利形成了商业闭环,但却截获了很多长视频平台的原有受众。”此前B站未经授权播放《中国有嘻哈》片段就遭到了爱奇艺的起诉,爱奇艺表示B站播放该节目片段导致自己被严重分流,造成了巨大损失。

不仅是平台,创作者个人也成为了被维权的对象。

以《x分钟看电影》系列视频而爆红的网红博主谷阿莫因就曾被迪士尼等5家影视公司告上法庭,迪士尼等 5 家影视公司控告谷阿莫《x分钟看电影》中13个视频擅自取用电影片段,违反《著作权法》构成侵权。

在类似问题不断出现的情况下,近日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在内的逾70家影视公司、平台和协会发布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表示将对目前网络上出现的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这意味着未取得版权,创作者很难再进行二次创作。北京东元律师事务所郭荣珍律师告诉“DoNews”,“如果创作者使用的视频在其创作的新作品中符合著作权法中规定的合理使用,引用的视频内容只是起到了介绍评论说明的作用,引用的视频量不大,不涉及主要情节,就不一定构成侵权。但是基本上一般的创作者很难达到这个要求。”

不过除了版权,短视频平台还可以以宣传为基点与长视频平台、影视公司进行合作,增加平台的这类内容。

长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平台间的相爱相杀

对于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来说,一些短视频平台一直是不错的宣发渠道。B站强劲的造梗能力以及同人文化就使得相应内容经常登上热搜,抖音则因为很好的占据了网民的碎片化时间,让影视剧得到规模更大的曝光。

近几年,同人作品对于原作,特别是国内作品的宣传效果与影响力都越来越大。高人气作品衍生同人,同人又进一步扩大原作的知名度,两者可谓相辅相成。

基于此,优爱腾和B站在去年合作,发起了多部剧综的剪辑大赛活动,《月上重火》、《鬓边不是海棠红》、《两世欢》等剧的官方都在B站内进行了剪辑征集,这些合作剧综下的影视剪辑产品默认都拥有版权方的授权。

抖音也通过合作填补了相关内容。2017年,《前任3》在抖音平台的“哭前任”“吃芒果”操作引发全民参与,为影片赚足了热度,获得19.42亿的票房。《我的时间尽头等你》,通过“分手”、“强忍眼泪比放声大哭更难受”等与影片相关的情绪视频在抖音累计话题播放量也超过18亿次。

出于这些良好表现,2019年4月抖音与六大影视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一年内至少与40部影片绑定了营销。灯塔与毒眸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电影市场用户报告》也显示,2020复工后票房top10影片官方抖音号覆盖率从去年的70%提升至90%。

但这种合作模式仍有弊端,引起了很多创作者的不满。

长视频平台在宣传时希望借用同人视频炒热度,但之后却经常出现“翻脸不认人”的情况。在《两世欢》全剧终的前一天,有些用户称自己上传到B站的参赛作品被版权方(爱奇艺)要求下架。《庆余年》在热播期间,也有很多视频up主发现自己剪辑的同人视频被腾讯举报下架……这些举动引发了站内创作者的不满,今年3月爱奇艺号发起“鬓边创作大赏”活动便遭到创作者的质疑,认为官方会在宣传后删掉相关视频。

此外,采买版权的方式也会给创作者带来束缚。

丁宁就表示,“开放版权的目的不是为了砸招牌,有很多短视频内容并不利于宣传,一些吐槽类账号反而导致很多影视剧流失了观众,给长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造成损失。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长视频平台或是影视公司在授权后,有可能会要求看一下具体内容。”

这意味着很多以吐槽内容为主的账号在得到授权后,或将只产出正向影评,这可能会使自身流失大量粉丝。而制作混剪内容的账号也会遭到一定的问题,郭荣珍律师称,“即便获得授权,歪曲篡改作品也会引发版权纠纷。”这正是混剪内容容易踩到的雷。

另一方面,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用户时长被严重瓜分,加上商业空间巨大,优爱腾这些长视频平台几年前就已经布局该领域,并在发展了一段时间后,确立了长短结合的打法,这导致未来短视频平台很难拿到长视频核心IP资源的授权。

IP资源被绑定,短视频平台难获授权

长视频平台从未放弃短视频赛道。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72亿人,虽然年增速放缓至6%,但用户人均使用时长为42.6小时每月,依然保持着39.7%的较大增长。

这让进入存量时代的长视频平台看到了新的方向,但介于短视频行业已经诞生出抖音、快手两个超级巨头,作为后来者,爱优腾只能找其他方式切入,即依靠丰厚的影视综IP资源进行长短内容协同发展。

近日,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就宣布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在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下,成立“在线视频BU”,由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整合而成,继续深耕视频赛道。

而在组织架构调整前不久,腾讯视频资源就已经在微视上线。比如在微视内搜索“长歌行”,条目下会出现“进入专题”和“看正片”两个选项。前者是与该剧有关的各种二创内容、视频大赛以及主创直播等,后者则是《长歌行》完整剧集。

这种长短内容协同发展的作战方式与爱奇艺一致。

被称为最像Youtobe的中短视频网站B站崛起后,爱奇艺也开始建造自己的“YouTobe”,该平台旗下的“随刻”成为该任务的承担者。目前“随刻”主要内容有两大类,一是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其来源是个人或者一些专业机构上传的内容;二就是爱奇艺在“随刻”播放的长视频内容。

对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来说,这些长内容是促进短视频业务发展的绝对推动力。

爱奇艺方面就曾表示,原创爆款IP的二次创作和消费,在全网范围都有大需求。并以大热综艺《青春有你2》为例,称用户不仅会在随刻上看该综艺正片,还会反复消费精彩片段,找各种各样的二创短视频观看。

在这样的运营理念下,长视频平台将会牢牢把这些IP资源握在手中,为其短视频平台的发展做铺垫。去年9月,曾登顶爱奇艺热播榜的《重启之极海听雷》就推出了IP人物衍生剧《平妖往事》,在随刻平台独家播出。

这就意味着,即便未来B站、抖音、西瓜视频等平台真的投入资金也很难拿到核心版权资源。不过这些平台也没有坐以待毙,目前都在尝试入股影视制作公司,打造自己的独家IP。继字节跳动6.3亿和欢喜传媒达成合作后,B站也入股了欢喜传媒,联合出品了《风犬少年的天空》等影视剧。

但这些平台在填充内容库方面才刚刚起步,一时间难以支撑创作者和用户的需求,一旦版权保护大战彻底打响,这些短视频以及中短视频平台将面临极大挑战。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