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评 > 正文

每日热议!三星堆又双叒叕有新发现!快来看

2022-06-12 05:29:02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年,三星堆考古发掘工作再次启动。经过近半年的发掘,考古专家初步确认,除了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之外,紧邻考古大棚,还存在一处面积超过80平方米的建筑遗迹。

这就是三星堆考古大棚外那处建筑遗迹的发掘现场,位于考古大棚西侧,仅隔一条考古人员临时通行的小路。现在,四川广汉气温较高,且雨季将至,发掘不便,遗迹需要时刻覆盖塑料布以防雨保湿。专家介绍,早在2020年夏季,这处建筑遗迹就已初露端倪,直到2021年10月,考古队才正式对它展开发掘。截至目前,考古专家已经基本摸清这座建筑的形制,并把它简称为F1。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乔钢:F1整个四个边都已经找到了,宽是在8米左右,然后它的长是在10米左右,也就是说整个房子的面积将近86个平方。

从F1这张正射影像图,也就是它现阶段的“证件照”来看,这座建筑呈长方形。不过,与我们熟悉的坐北朝南不同,它基本呈东北—西南走向。专家表示,这种方向布局,与大棚内的祭祀坑基本一致。随着发掘工作的推进,F1独特的修建方式,同样引起了考古专家的注意。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乔钢:建房之前,他先在这个平面上挖了一个基坑,目前这个基坑的四个边界也基本上明确了,它的面积大概是220平方米,大概有80厘米深。它是一层一层地填,填完一层,可能会经过一层夯打。在夯在填这个基坑的过程中,可能房子的基槽就形成了。

(资料图片)

据了解,位于三星堆遗址北面的青关山大型房屋建筑基址,建筑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是三星堆遗址迄今为止发现的面积最大的商代单体建筑基址。

而F1面积超过80平方米,同样被考古专家认为是大型建筑,尤其是在F1附近还发现了类似的建筑,极有可能组成一组建筑群。更重要的是,这处建筑遗迹紧邻8个祭祀坑,3000多年前,它究竟承担着怎样的功能?它建成的时间,比大棚内的8个祭祀坑是早还是晚?新的谜团,有待发掘出土更多的证据,加以解释。

紧邻考古大棚 又现多个小型祭祀坑

这座大型建筑遗迹,给解码三星堆古蜀文明增加了一把新钥匙。随着考古工作层层推进,又接连发现了中分发型的石跪坐人像、石虎、玉凿等礼器,专家判断,这一片可能存在小型祭祀坑。

这条沟由晚期人类活动形成,它从F1中间穿堂而过。当考古专家清理这条沟时,陆续发现了石跪坐人像、石虎、石琮、玉璋,甚至还有金器铜器的残片。其中的石跪坐人像,发型中分,耳朵硕大,具有典型的三星堆风格。

这些器物通常是祭祀用的礼器,一经发现,就引起了考古人员的高度警觉。与8个祭祀坑出土的文物相比,这些器物的材质和做工略显粗糙。

因此,考古人员依据丰富的经验大胆推测,F1周围可能存在着小型祭祀坑。当他们在晚期沟的顶端沟壁上发现象牙时,猜测变成现实的砝码,又增加了几重。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乔钢:象牙在这边是比较特殊的一种器物,应该就是属于在祭祀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我们在这边发现了一个坑里面有象牙露头了,还不止一根,接近三四根的样子,我们基本上也就能够判定,这个坑应该也是属于一种小型的祭祀坑。

乔钢介绍说,截至目前,在F1周围,已经发现多个类似的小型祭祀坑,坑的形状有方有圆,小的直径约40厘米,大的直径接近2米。尤其是这一片区域的考古发掘,很少出现生活类器物。综合多重因素,考古专家推测,这里应是古蜀人祭祀活动的专区所在。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乔钢:这一片可能就是作为一个祭祀区在使用,那么把他们祭祀用的那些青铜器、玉石器、金器这些重器,最终埋在这,把这个位置作为它们最终的一个归宿。

而这些新发现的小型祭祀坑与大棚内的8个坑,有着怎样的关联?又能成为解读三星堆怎样的新密码?有待接下来的考古发掘研究给出答案。

垫净土修平台 三星堆祭祀区范围初步明确

随着小型祭祀坑和建筑遗迹的发现,再加上8个大型“祭祀坑”,3000多年前,古蜀人的祭祀空间初步显现。那么,三星堆祭祀区到底有多大?考古人员找到了祭祀区的部分边缘。

寻找三星堆祭祀区的分布范围,辨别文化层,是考古专家最主要的途径。现场发掘负责人许丹阳介绍说,近半年来,他对考古大棚南面的地层展开勘探,把宋代以后的地层清理完毕,一层非常纯净的粉砂土地层显露出来,而混杂在里面的陶片等器物,让他们断定,这一层就属于三星堆文化时期。接下来,他们又发掘两列探沟,同样辨别地层的不同,来判断祭祀区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许丹阳:根据一些迹象做了初步的推测,很有可能也是一个接近矩形的台地,它的面积大概是13000多平方米,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断,因为现在我们正在找它的边界,还需要进一步地把它确定下来。

尽管地层纯净,但仍有明显的人类干扰痕迹,专家初步判断,这些土是古蜀人从其他地点搬运到这里,这一地层,应是古蜀人为修建祭祀区而人为铺设的一层垫土,它的分布就应是整个祭祀区的范围。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许丹阳:先运来了一批土,把这个场地平整了平整,搭起来一个不是很高的台子。尤其是以这8个坑为代表,就是形成的时间是相对比较晚的,是在这个台子完全形成之后,甚至是在一些小坑形成之后,最后才挖了这8个坑。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工作队 冉宏林:那这个祭祀区如果确认之后,对于我们认识整个三星堆遗址,这个古蜀国都城,它的形成过程,以及都城里边各种功能区的分布情况,是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

标签: 有新发现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