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 > 正文

郝平:观众喜欢一个角色,是因为“可爱”而不是“完美”

2020-06-18 16:15:11来源:新华网

演员郝平出道多年,创造过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日前,由他和陈建斌、董勇共同出演的公安题材剧《三叉戟》开播,该剧凭借多位实力演员的精彩演绎和人到中年仍然老当益壮的英雄情怀,吸引了大批观众。在剧中,演员郝平饰演外号“大喷子”的预审员潘江海,以深厚的台词功底、精准的角色演绎收获了一众好评。

日前,郝平接受新华网专访,在谈到潘江海这个人物时,他表示:“这是个有优点也有缺点、虽然会为了钱去奔波,但在面对本职工作时又能力突出、立场坚定的角色。”

在郝平看来,“观众喜欢一个角色,是因为‘可爱’,而不是因为‘完美’”。他坦言,“我们在这部剧里塑造的人物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小毛病,像潘江海处世圆滑、能说会道,但这样的他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喜欢演这样鲜活接地气的人物”。

剧中作为多年预审老警察,潘江海拥有丰富的预审经验,为了演好这位“名提”,郝平在开拍前就到天津第二看守所观摩审讯,体验了半个月。期间他和预审员们同吃同睡,观察他们的办案手法和生活习惯,并且还“了解到了常人接触不到的一些预审员的‘秘密’,这些对我演这部戏帮助很大。”

曾经身为话剧演员并包揽了“白玉兰”“梅花奖”“金狮奖”等多项大奖的郝平,直到现在,依然喜欢在剧院的舞台上摸爬滚打,“碰见好戏我依然会去演,因为我还是喜欢舞台,在剧场的舞台上,我可以与观众面对面交流,那种无法复制的现场性更多了一种仪式感。大幕一拉开你就不能停止,也不能错,这种一气呵成的表演更考验功力,但更让人酣畅淋漓。”

观众喜欢一个角色,是因为“可爱”而不是“完美”

新华网:如何看待“老警察”潘江海不同以往的警察形象?

郝平:潘江海他不是什么高大全的人,包括我们这三个人都是有性格缺点的,正是因为有缺点才更加真实,更鲜活。其实剧本剧情编剧都已经写好了,我们演员要做的不是去演剧情,而是演人物和性格。一开始,我们几个做到快退休的年纪了,很难有那么大的激情,把全部精力都献给工作,这是尤其是我(潘江海)还会去参加一些节目,给人一个很圆滑处世的印象,这是现实中会真实存在的情况。

但后面我们仨为什么又那么拼命的去破案,因为我们已经退居二线几十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再参与一线的办案工作,所以才会很有激情去做事情。潘江海这个人有优点也有缺点,会为了钱去奔波,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且在做警察时又能力突出、立场坚定,人物是很立体多面的,我喜欢演这样鲜活接地气的角色。

新华网:为了饰演“掌控全场”的预审员的戏,是否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

郝平:预审员这个岗位很多人都不了解,大家对警察印象更多的是冲锋在前线的那种,我之前也不熟知这个岗位,在开拍前我到天津第二看守所观摩审讯,体验了半个月,期间和预审员们同吃同睡,观察他们怎么办案,和一些生活中的习惯,了解到常人接触不到的一些预审员的“秘密”,对我演这部戏帮助很多。

新华网:中年角色很容易演出“油腻”感,而“大喷子”潘江海却十分接地气,是如何把握这个尺度的?

郝平:我对“油腻”的理解,就是一个角色他做了不符合自己人物特点和设定的事情,引发了观众观感的不适。这样说来,中年角色和油腻不应该划等号,很多中年角色也可以塑造得受人喜爱。另外,如果强行让观众喜欢一个角色,并试图把角色包装得过于完美,就容易走向“油腻”的方向。

观众喜欢一个角色,是因为“可爱”,而不是因为“完美”。我们在这部剧里塑造的人物没有一个完美的,大家都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像潘江海他是个老油条,处世圆滑、能说会道,喜欢偷懒去录节目,很真实;另一方面他却能在警察岗位上坚持几十年,一走近审讯室,眼睛都亮了,特别有激情,他是特别热爱审讯这个工作的,这种反差,我觉得会吸引到观众。没有那些刻意耍帅的情节,三个老男人真实、不做作的故事,更耐看。

角色的真实感 要从生活原型中去找

新华网:剧中表演充满着反差萌,例如三人气势如虹的走向专案组,结果门打不开、扔个U盘却没接住等,这些细节是否是特意设计的?

郝平:其实这个桥段是我们在现场临时跟导演碰出来的,也是导演给我们三个增加的新任务,就是不要把三个老警察刻意塑造得太高大全。以至于说接U盘没接住,这是一个事故。拍四条前三条都接住了,就最后一条没接住,导演就用了最后一条。用没接住的我倒也觉得是非常非常好玩,非常可爱,正如戏里所说,三个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场戏的这个反差是我们刻意做的。

新华网:对人到中年的英雄迟暮却又宝刀未老的心境如何理解和演绎的?

郝平:人到中年特别明显的感觉就是,心里感觉自己还年轻,但身体确实跟不上了,剧中很多那种打趣我们三个上年纪的桥段,有一场即兴发挥的戏是跟小痞子打完架后,董勇会现挂一段京剧唱词:“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只要他一开口,我跟陈建斌就能马上接上。剧里我们仨那种当年豪气,但如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劲儿一下子就出来了。

新华网:剧中搭档陈建斌、董勇共同出演,在拍摄现场是否经常会探讨表演方式?

郝平:在剧中,跟陈建斌老师和董永老师合作得非常默契。我们在现场会经常沟通,主要方向是生活中是否会有这样的人和事情出现,因为首先我们拍的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我们仨在开拍之前达成共识,三个不一样的老警察一定要从生活中的原型去找,这种真实性是我们经常去碰撞的。

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大背头跟大棍子在车中监视犯罪嫌疑人活动的场景,一般警察监视追踪嫌疑人,会隐蔽在车里,但是陈建斌选择了下车然后像老年人一样用后背去撞树。我们仨有一场戏,我跟他们俩说快来我给你们把假请好了,我们去看静怡参加节目。说到一半他俩同时推我,这里我们提前演练了一遍,我起来之后立马恢复常态,然后假意演戏说下午案情开会两点钟不能迟到。很多这种互动就为了表现出我们三个又是同事又是多年的老朋友,鲜明地展现各自不同的性格特点。

新华网:拍摄《三叉戟》前后,您对警察这个职业有怎样不一样的认识?

郝平:平时我们更多接触的警察是交警,拍摄三叉戟前我去真正了解体验了预审这个警种,他们真是抛家舍业啊,工作是机密,不能告诉家里人,有时候碰上大案要案,和家人半年都见不上面,电话也要没收。 这种特别伟大的牺牲精神,是拍了三叉戟之后意识到的。我对警察有一个新的认识,体验预审警察职业的时候,他们每天都接触一些阴暗负面的信息,不停地与罪犯沟通,结束工作回到家和宿舍连话都不想说。人民警察为了保护我们人民群众的安危和社会的安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张淳)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