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 > 正文

大型季播节目《南京》第六季即将推出:《西游记》最早刊本诞生于南京

2020-07-10 10:17:27来源:金陵晚报

大型季播节目《南京》第六季《文学之都》即将推出。南京自古文脉昌盛,文学成就斐然,正如南京大学副教授杨子坚所言,“南朝民歌、六朝文学批评、六朝志人志怪小说、梁齐格律诗、南唐词、明清长篇说部、明清传奇、明清诗歌散文都是中国文学宝库中璀璨的明珠,在文学发展史上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其中,在以小说、戏曲著称的明清文学中,南京对构建一个市民文学狂欢时代更是作出了卓越贡献。

江南是明清文学的繁荣重地

璀璨的明清文学自然离不开绵延的江南文脉,二者有着无法割舍的紧密联系。“江南是明清文学产生、发展、繁荣的重地。”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会长、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冯保善表示,大量明清小说创作于江南,很多书中故事也发生于江南。以《红楼梦》为例,南京不但是曹雪芹的故乡,同时也是孕育《红楼梦》的摇篮。此外,作为明清文学的另一重要门类——戏曲,其中的两部代表作品《桃花扇》和《长生殿》也与南京有着密切关系。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明清小说研究》主编徐永斌认为,明清文学的兴盛与运河息息相关,江南地区商品经济繁荣,形成数量庞大的市民阶层,这一阶层对文化产品有着更广泛的需求,大量章回小说、话本小说得以涌现,通俗文学由此得到繁荣和发展。“除了促进了经济社会发展,大运河流经江南大地,也为文化艺术和文人的交流创造了条件。其时,大量文人会聚在运河沿线,很多文学作品得以在运河两岸以及毗邻地区诞生。”这其中就包括南京。

据了解,当时的江南书贾不仅生产小说售卖,还从外地书商手中换取未刊之书销售,由此可见小说抄本在江南的流行。在此基础上,文学出版、评论等市场得到进一步的衍生和发展,包括南京在内的江南因此成为明清文学的创作中心、评点中心、阅读中心和出版中心。

从“南京关注”到“南京情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南京历来就是很多文人争相歌之咏之的一个写作母题,这种“南京关注”逐渐演化成一种特定的“南京情怀”。具体到明清小说中,从《儒林外史》到《红楼梦》,则出现了大量有关南京风土人情和人文景观的描述,尤其是在《儒林外史》中,吴敬梓通过对南京三重空间的塑造呈现了一个立体而完整的南京城市印象:通过地理空间展现南京的自然景观与城市风貌;通过文化空间展现南京的民俗与文化活动之繁盛;通过心理空间则展现了书中人物与南京之间特殊的情感联系。这种特定的“南京情怀”一直沿袭至今,不少学者如今仍在借助《儒林外史》研究南京,研究这部小说与南京这座城市之间的关系。

杨子坚表示,南京文学具有首创性、丰富性和多层次连续发展性等特性,这在地域文化中非常少有。明初,朱元璋定都南京,随着政治中心南移,文学中心也南移,南京由此成了文学发展的中心。所以,在江南众多城市中,冯保善更强调南京对明清文学发展所起的作用,他甚至认为,南京之所以获评“世界文学之都”,其中有一重要因素,即南京在明清时代对文学作出了突出贡献。

《三国演义》名刊本有南京身影

由于在历史上的特殊地位,“南京”已成为很多学者的研究基地。对冯保善来说,小说作为一种文化商品,其生产包括了从编写到出版的整个生产过程,刻本也因此成为他在研究中勾连南京的一个角度。

据了解,在明朝万历二十年之前,除了元末明初创作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小说只有寥寥数种;此后,小说生产迅速发展,到了明万历、泰昌年间,则形成江南与福建建阳双峰并峙局面;到了天启、崇祯两朝,江南更是明显超越建阳,成为小说刻印中心和小说创作编写中心。南直中的金陵和苏州等城市都在其中起了非常卓越的贡献。

冯保善发现,明清小说史上的创作、评点大家及其作品,以及小说版本史上诸多精刊名刊之本,均与江南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三国演义》,其最早刊本很可能刊于南京。冯保善同时指出,《三国演义》众名刊本中不乏南京的身影,如金陵周曰校万卷楼《新刊校正古本大字音释三国志通俗演义》、金陵翼圣堂《李笠翁先生批阅三国志》等,“特别是毛纶、毛宗岗父子评本出版后,更成为该书最流行的一个定本。”

冯保善还发现,吴承恩曾在南京读书,他创作的《西游记》也与南京有着密切关系,该书最早与最佳刊本即为万历二十年金陵世德堂刊《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