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内容

在科技领域 问题不在于女性

要闻 2019-11-16 19:24:05

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了解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唯一的女性高管和董事会成员的感受。

她几乎见识了这个行业能给一个女人带来的一切。这就是为什么她对如今硅谷和科技行业的现状“非常失望”。

曾任欧特克(Autodesk)和雅虎(Yahoo)的前首席执行官,曾在英特尔(Intel)、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BEA Systems和网络设备公司(NetApp)的董事会任职。当时只有9%的医生和4%的律师和法官是女性。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巴茨毕业时,女性只占美国工程师总数的1%,十年后的1981年,这一比例仅为4%。

嗯,你可能会说,那时候女性只是在摩拳擦掌。但到2012年,只有14%的工程师是女性。更糟糕的是,据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人员称,近40%拥有工程学位的女性要么辞职,要么甚至不进入这一领域。

为什么受过教育的职业女性会离开起薪最高的行业?

其中一些女性表示,她们之所以放弃科技公司,是因为科技公司缺乏适合家庭的灵活性,薪水低于男性同事,晋升机会也更少。还有一些人指责科技公司的“兄弟文化”,指的是一种不成熟的兄弟会行为。

“我获得了一个计算机科学学位,因为如果我当时没有这个学位,我就不可能进入这个行业,”巴茨说。作为3Com公司300名男性员工中唯一的女性专业人士,她在职业生涯早期就感到了性别歧视的尖锐。

但那是40多年前的事了。

巴茨摇着头说:“我曾幻想,(在我之后)长大的年轻人对他们的大学朋友有更现实的看法,他们会更好地对待他们。”“但他们只是兄弟会的男孩……我太失望了。”

事情必须改变。他们不能不这样做。

更多样化的团队是更成功的团队。

这是一个事实。大量研究表明,性别和种族多样化的团队会取得更好的结果。100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调查团队发现“性别平衡”团队最可能的实验,有创造力,分享知识和完成任务,在2009年的一篇论文由研究所国家de la Statistique et des练习曲资本再生产发现技术工作团队与女性更好地保持时间表和项目成本较低。

与此同时,麦肯锡公司(McKinsey and Co.)说,多元化可以转化为收入:性别和种族更多元化的公司在财务上表现得更好。

然而,高管猎头公司光辉国际(Korn Ferry)的一项调查显示,2013年6月,在收入排名前100位的科技公司中,女性只占据14.3%的董事会席位。当年12月,其中10个董事会没有女性董事。

企业家和女性权益倡导者雷切尔•斯卡拉(Rachel Sklar)要求科技公司解释原因。

“如果你的董事会没有多元化,那你怎么了?”Sklar在二月份的Medium上写道。“什么样的王牌商人会找出一个主要因素来提高底线,然后就忽略它?”

许多科技公司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他们找不到足够多拥有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学位的合格女性。问题是,正如Sklar指出的,资格不是男人的必要条件。

受过培训的律师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即将从网络设备制造商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的主管职位上退休,这家公司的技术行话可能会让你眼花缭乱。领英(LinkedIn)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Jeff Weiner)获得了经济学学位,拼车服务Lyf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洛根•格林(Logan Green)也获得了经济学学位。Salesforce.com首席执行长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学的是工商管理。著名的科技投资者罗恩·康威(Ron Conway)是谷歌和PayPal的早期投资者,他获得了政治学学士学位。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是一名大学辍学生。

“不停地把硅谷的性别问题归咎于女性工程师的缺乏,是在转移人们的注意力,”Sklar写道。如果硅谷的财阀、keynote的创始人或《创业者》(Entrepreneur)封面上的比兹?但事实并非如此。”

女性占美国人口的一半以上,占大学毕业生的一半以上,每年获得mba学位的女性占40%。然而,从苹果(Apple)、谷歌和Twitter等十多家公司发布的多元化报告来看,女性在科技行业员工中的比例要小得多。

在苹果公司,女性仅占技术职位的20%,非技术职位的35%,领导职位的28%。“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得更多,”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去年发布该公司的多元化数据后表示。在微博网站Twitter上,女性占据了10%的技术职位,而在领导岗位上,女性只占21%。全球最大的软件制造商微软表示,女性只占其员工总数的29.1%;只有16.6%的人从事技术工作,23%的人从事领导工作。

这些数字并没有让这个行业对女性特别友好,也减少了可以作为榜样的高层管理人员的数量。

GoldieBlox创始人黛比•斯特林(Debbie Sterling)表示:“这个行业仍由男性主导,它可能咄咄逼人、咄咄逼人,让人感觉就像一个俱乐部,你要么必须有一定的智商,要么就不被邀请。”GoldieBlox为年轻女孩制作工程玩具和游戏。研究表明,女性没有给自己足够的信任——她们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和智力,而男性则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智力。你可以理解为什么这种文化会让女性反感。”

为什么科技公司要关心吸引和留住女性呢?如果团队多样性的理由还不够令人信服,那么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仅仅替换一名技术职位的员工就要花费公司15万到20万美元。

也许这些钱可以用来弥补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

今年2月,合资企业硅谷(Silicon Valley)发布的数据显示,硅谷男性的收入比女性高61%。

硅谷的薪酬差距比旧金山或美国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大。部分原因可能是高薪工作中男性工程师更多。但这并不能解释科技公司非科技业务岗位女性人数少的原因。

去年,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成为这一问题的典型代表,当时他表示,女性应该依靠这个问题,而不是要求加薪和自我提升。

Citrix Systems负责客户体验的高级副总裁凯瑟琳?“推动我事业发展的最后一件事是因果报应。它决定了我的命运,而不是无所事事。我从心底里不相信他会给任何人这样的建议。”

纳德拉曾因他的言论(讽刺的是,他是在一次庆祝科技界女性的会议上发表的)而受到严厉批评,如今他在微软(Microsoft)设立了培训项目,以帮助提高人们对可能阻碍女性职业发展的无意识偏见的认识。

英特尔首席执行长科再奇(Brian Krzanich)则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这家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今年1月表示,他将2015年的管理层薪酬与实现多元化目标挂钩。Salesforce的贝尼奥夫今年4月开始对1.6万名员工的薪酬进行评估,以确保男女薪酬平等。贝尼奥夫说:“当我完成的时候,就没有差距了。”

Reddit临时首席执行官鲍康如(Ellen Pao)今年4月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该媒体网站已禁止在招聘过程中进行薪酬谈判。鲍康如在针对前雇主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co .)的备受瞩目的性别歧视诉讼中败诉后表示:“男性比女性更努力地谈判,有时女性在谈判中会受到惩罚。拜尔。

“我们提出了一个我们认为公平的提议,”鲍康如说。“如果你想要更多的股权,我们会让你用一部分现金薪酬换取股权,但我们不会给谈判高手更多的薪酬。”

研究人员试图确定生物学或神经学方面的原因是否能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女孩和女性不学习STEM科目。他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女孩对数学和科学的兴趣不如男孩。他们发现,父母经常阻止年轻女孩追求社会仍然认为太男性化的兴趣。

“我们知道,女孩很早就被劝阻了,”《对女性的新软战:女性崛起的神话如何伤害女性、男性——以及我们的经济》(The New Soft War on Women: How The Myth of Female is Women, Men—and Our Economy)的合著者卡里尔•里弗斯(Caryl Rivers)说。“早在小学,女孩和男孩一样喜欢数学,直到四年级和五年级。然后女孩们的兴趣开始急剧下降。”

证据包括2001年发表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显示,父母向儿子解释博物馆科学展览的可能性是向女儿解释的三倍。

2002年的一项研究报告称,父母认为他们的女婴不如他们的男婴聪明、能干、擅长数学和空间智能——尽管总体而言,女婴在学校的表现更好。

(New York Times)今年1月指出,在谷歌中搜索“我儿子是天才吗?”的父母比搜索“我女儿是天才吗?”——尽管在美国,“参加天才计划的女孩比男孩多11%。”父母更倾向于寻找他们女儿的什么信息?比如“我女儿超重吗?”或者“我女儿长得丑吗?”

这种偏见一直延续到大学。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 2012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大学的生物学、化学和物理学教授认为,与拥有同样技能和成就的男学生相比,女大学生的能力较弱,也不太愿意为女性提供指导或研究工作。得到工作的女性薪水更低。

科技行业应该如何应对这一切?

曾在谷歌成立之初担任外部法律顾问的劳工律师扬西(Janine Yancey)说,首先,来自风投公司的成年监管可能会给兄弟会男孩的行为带来急需的终结。

扬西表示:“风险资本(公司)有义务为创始人提供咨询和培训。“这些公司得到了数百万美元……他们被允许做出各种重大的、荒谬的决定,这些决定影响着社会,也影响着他们自己的事业。

但风险资本家是幕后操纵者。他们是木偶大师。硅谷的存在是因为风投。他们有足够的资金来实现这一目标,”她补充道。“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责任。”

负责戴尔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的阿古斯•赫加蒂(Aongus Hegarty)在三年前执掌戴尔时,在12人的领导团队中只找到了一名女性。今天有五个。他的解决办法是:让更多的人参与解决这个问题。

在季度会议上,“我把整个问题作为一个标准项目列入我们的议程”,Hegarty说。“我(和)我们的领导团队成员必须更加主动。”

巴茨说,女性需要少工作,多社交,并要求获得她们认为应得的荣誉。“你必须成为自己最好的推销员。”

——CNET的Lynn La和Shara Tibken对此报告有贡献。

这是CNET特别报道《XX》首次解决的问题,它超越了科技行业有毒的兄弟会文化,以及关于获得STEM学位的女性太少的陈腐争论。CNET新闻团队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调查了人们和公司正在做什么来实现真正的改变——以及仍然需要采取的步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