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 > 正文

标品信托产品备受“冷遇” 优质非标信托产品额度稀缺成为常态

2021-07-28 16:46:18来源:北京商报

距离“资金信托新规”发布已过了一年之久,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严控非标资产,拓宽标品业务成为信托公司展业的重点。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积极整改之下,本该受到追捧的标品信托产品却备受冷眼,而优质的非标信托产品则是越压降越“吃香”,频频遭遇限购、断货的局面。7月11日,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标品信托业务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产品设计、投研能力方面经验不足,还有待提高。”

优质非标资产难寻

“全新江苏地级市政信推荐”“稀缺非标,季度付息”“限购预约排队、优质非标资产、先到先得”……在信托市场上,优质非标信托产品额度稀缺成为常态,限购、预约排队已是家常便饭。

7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信托行业销售人员处了解到,随着非标资产的不断压降,可购买的部分非标信托产品已经出现“断供”,优质的项目更是难觅踪影。

“非标信托产品越来越少了,优质的资产更少,我手里只有4个产品还能卖,不过要排队预约,先到先得。”一位信托公司财富管理中心销售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公司的小合同产品一直很抢手,尤其是1年期的中短期产品更是供不应求,但是额度非常紧张,原来投资者准备起投资金100万元就可以购买进场,但现在需要准备300万元起投资金才可以。”

当北京商报记者提及如何预约购买时,这位信托公司财富管理中心销售人士给到了一种方案,她介绍称,“正常情况下小额信托产品购买都会预约,超过200人预约中签的概率只有50人,现在100%没法排队了,因为已经预约满了,只能这周先报名预约,公司有政策如果第1次投资者排不上队,第2次可以直接进,这样下周的产品就可以预约到了”。

根据产品信息来看,这款销售火爆的信托产品投向为房地产企业,起投金额300万—600万元,投资12个月的年化业绩比较基准为7.2%。

同样供不应求的还有政信类项目,另一位信托公司销售人员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下100万-300万元的产品抢的人比较多,收益率目前在7%左右,虽然已经较年初又出现下降,但很多投资者还是比较偏爱非标信托产品”。从这位销售人员晒出的产品信息来看,这是一只政信债权类高收益固收产品,募集规模为1亿元,年化固定收益在7%-7.5%左右。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信托产品就曾出现过“秒杀”、遭哄抢的情况,如今此类情况愈演愈烈。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优质资产一直是市场追逐的对象,资产荒本质上是优质“资产荒”,如今,非标信托产品遭抢更多的是营销手段,不过在这背后反映的现实却是,融资类业务大幅压降且压降还在进行中,可选的少了自然就显得就稀缺。

标品信托产品备受“冷遇”

在“资管新规”提出转型初始,信托产品非标资产规模的压降就已经提上日程,2020年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他人提供贷款或者投资于其他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实收信托的50%。

在上述文件中,监管设定了信托非标资产投资比例限制,也被业内称为严控非标资产“最具杀伤力”的条款。如今一年多时间已过,标品信托产品正在成为信托公司主要的增长点之一,不过从销售市场来看,和非标信托产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标品信托产品却处于无人问津的局面。

一位信托公司销售人士介绍称,“虽说现在正是发力标品的时期,公司也推出了部分标品信托产品,但投资者接受度依旧不高。此外,受市场波动、历史业绩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募集依然面临较大困难”。

另一位信托公司相关销售人员也提到,“一般投资者不问,我们不太会主动向投资者推荐标品信托产品,除非是手里没项目了。中老年投资者更愿意了解非标信托产品,对标品信托产品的意愿不高”。

为何标品信托产品不受青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标品与非标信托产品之间最大的差异就是,标品信托产品是完全净值化,收益不确定性较大。梳理信托销售人员目前在售的标品信托产品信息也可以发现,一般在推荐标品信托产品时,销售人员通常不会向投资者明示较为清晰的年化收益率,只标明具体投向、担保平台、募集资金、付息方式等内容。

不过,标品信托产品也并非一开始就遭受冷遇,在今年5月进行市场调研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也有多位信托销售人士在朋友圈打出“标准化城投债券”“标品大势所趋”“项目安全稳健”等口号宣传标品信托产品,不过相较非标信托产品来说,标品信托产品可投向的标的还是以政信类项目居多,主要资金投向于债券,或者是投向于城投债。

在廖鹤凯看来,标品信托中的债券投资存在一些非标转标的业务,和此前非标的交易对手一致。虽然目前部分投资者对标品的市场接受还有待提升,但非标缩减是大势所趋,各家信托公司对此类业务目前仍处于业务维持阶段,未来标品业务依旧是大力发展的方向。

产品设计能力、投研建设亟待提高

标品信托产品的发行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快速增加,从最新的数据来看,这一发行热度依旧仍在延续。来自用益信托最新监测数据显示(6月28日-7月4日)标品信托发行规模为128.53亿元,环比增加73.78%。其中债券投资类产品81款,环比减少73.78%,发行规模72.59亿元,环比增加63.62%;股票投资类产品26款,环比增加13.04%,发行规模36.11亿元,环比增加5.74倍。而从成立情况来看,标品信托产品成立数量155款,环比减少5.49%,成立规模43.58亿元,环比减少31.76%。其中,投向债券投资类产品97款,环比减少20.49%,成立规模18.32亿元,环比减少46.54%。

“标品信托产品发行情况受业务转型和市场波动的双重影响。”用益信托研究院研究员喻智分析指出,进入2021年以来,标品信托在集合信托产品市场的平均数量占比在四成以上,但随着证券市场的波动,发行数量占比也有较大的波动。一方面业务转型压力下标品信托地位突出,另一方面市场波动对信托公司的产品投放及资金募集也有较为明显的影响。

当下,信托公司对标品信托业务依旧处于探索阶段,经验少、投研能力不足成为面临的主要问题。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信托公司发力标品信托业务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产品设计、投研能力方面经验不足,还有待提高。”

一位信托公司人士认为,“发力标品信托业务不是一蹴而就,监管也给了一定的整改时间,当下信托公司也正在产品发行中研究未来标品业务可盈利的方向”。另一位信托公司人士也提到,“标品信托发展是大趋势,但对中小信托公司来说,产品设计经验不足、投资者接受度不高、投研能力不强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

另外,也有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达了他们的看法,部分信托公司人士认为,信托公司面临较大的压降非标资产规模的压力,并且新的创收能力和较强的业务模式仍有待培育。此外,标品信托当前最难的就是产品设计的问题,包括如何运用一些新的金融工具以及资金手段是否可以采取量化措施等。

喻智分析称,目前来看,在标品投资方面,公募基金和私募证券基金通常有着较为优秀的业绩表现,而信托的竞争力稍显不足。而且很多信托公司开展标品业务仍依赖于机构合作,自身主动管理能力不足,标品信托的发展任重道远。

“标品产品替代融资类非标已是大势所趋,转换率已经较高而且还在提升中,未来标品信托成为行业支柱业务之一已然成形。”廖鹤凯进一步指出,从资产选择方面,未来以TOF(基金中的信托)为代表的标品信托长期看是一个重要的转型方向,不过短时间市场尚处摸索阶段,还无法成为行业优质资产的重要选择。(孟凡霞宋亦桐)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