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 > 正文

专访香港建筑署署长何永贤:见证中央援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这样完成的

2022-04-19 08:13:23来源:南方网

“我感觉自己好像奥运会选手,下场后只知道拼命奔跑,用最快速度去完成一切。”谈到过去一个多月的经历,香港建筑署署长何永贤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确实,自从建筑署参与中央援港方舱医院项目后,“要快”已经成了何永贤挂在嘴边的话。

何永贤不敢不快。面对南方英文网、“今日香港地”的专访,她多次提及自己在香港第五波疫情之初的感受,“老人家、住劏房的房客、抱孩子的妈妈,感染之后因为没有隔离的地方,在寒风冷雨里只能等在医院外面。印象太深了。”

逼仄的空间、狭窄的住所,使得社区传播难以遏制,独立的社区隔离设施成了香港的燃眉之急。

香港有求,中央必应。从2月19日首次开工至今,中央援港9个项目中,6个中央援港社区隔离治疗设施(方舱医院)项目已完成交付;2个永久性隔离设施:竹篙湾项目、启德项目进度也已超过三分之一;位于落马洲的中央援港应急医院项目一期也已交付使用。“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要交出两万张病床。有人说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们做到了。”何永贤说话时带着笑意。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接下来她和团队会在竹篙湾和启德继续完成剩下的工作。

“相当于平均每天都要做五百多张”

“当时,六个最紧急的项目要在很短时间内完成,竹篙湾和启德的大型项目也同时开工。”何永贤说。

2月19日,竹篙湾方舱医院、启德方舱医院两个项目同时开工;2月22日,青衣方舱医院、新田方舱医院、洪水桥方舱医院、元朗方舱医院开工;2月23日,港珠澳大桥方舱医院、粉岭方舱医院开工。短短五天时间内,8个项目全部开工。

何永贤告诉南方英文网、“今日香港地”记者,除了落马洲应急医院项目主要由中央负责外,另外8个项目都需要香港特区政府部门参与推进,对建筑署的团队是个不小的挑战,“我们的主力都去和中国建筑合作做这8个工程。”

负责承建项目的中国建筑团队也是建筑署的“老熟人”了。2020年,竹篙湾紧急防疫中心项目就由中国建筑和香港建筑署合作完成。但这一次,情况更加紧急。“同事分别计算了2020年项目和这次项目的耗时和方舱需求。我们要拿出2020年项目60倍的速度,才能完成一个月交付两万张病床的目标。”何永贤说,当时计划要首先完工的青衣方舱医院,最终七天完工,交付3900张病床,“相当于平均每天都要做五百多张”。

青衣方舱医院作为最先完成的项目,是波折最多的,但也为后面的项目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当时28日都要交付了,突然接到消息说水管什么的出问题了,吓得我马上飞车到青衣。”原来,因为项目太急,青衣方舱医院所用的水龙头为国家标准,无法和香港标准的水管接合。“其实国标配件质量完全没问题,只是无法和香港用惯的标准接驳。”何永贤说,自此之后,团队都会特别留心相关配件的标准问题,之后的项目也得以顺利推进。

除此之外,土地天然的缺陷也是建筑署需要克服的困难。“好几块地都是发展商借出来的,从盖楼房的角度来说都有不足之处,譬如新田青衣的地都是比较凹凸不平,高低落差较大的。”何永贤无奈的表示,青衣方舱医院交付后,有媒体报道地面不平等缺陷,“但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因地制宜”。“毕竟,这是扶危救灾的紧急情况,希望大家可以体谅。”她说。

每天只睡三四小时

从接到项目去勘察土地,到进场开工,再到完工交付,何永贤能深切感受到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地抢时间,“能早一天是一天”。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勘察完土地,“下周一上班就收到土地批下来的信息”,随即中国建筑团队就立刻进场开工。所有人都抱着和病毒赛跑的心情争分夺秒,“起初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二十一天完成,最后有些十四天交了,有些十八、十九天交了。”

这样快的完工速度,背后是所有人的加班加点。“我们完全是和疫情打仗的心情,什么都不想,只想要快,要足够的床位。”从建筑署,到中国建筑,再到统筹项目的发展局,所有参与方舱建设项目的人都在拼尽全力,“大家相互配合支持,不断沟通,每天大概二十个小时都在工作,停三四个小时睡个觉”。回忆起那段时光,“那种大家向着一个目标,一定要打赢这场仗的心情和表现出来的应变力和战斗力”,仍然让何永贤感动。

为了尽快完工,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全部时间精力投入到工作之中。何永贤看到,同事们为了工程,连续数周每天工作十几二十个小时,以至于在家庭中几乎“隐形”。但让她更加感动的是,这些同事们的家人也非常体谅,都表示愿意全力支持对方舱医院工程。“为了帮助社会走出疫情,所有人真的都是奋不顾身。”

“这个工程后要多去内地看看”

这次和中国建筑等内地团队的合作,也带给何永贤许多惊喜。“这么短的时间做成这么大的项目,只有是在中央一个强大的支援和一个在背后的指挥之下才能做成。”这些年来,何永贤自认香港建筑署也与世界各地有过交流合作,但“这样庞大的统筹和力量,只有中央”。

内地展现出来的创新技术也让何永贤印象深刻。“除了方舱医院项目,我也接触到了其他内地援港工程,比如气膜实验室在体育馆内的安置工作也是我们负责的。”谈到气膜实验室,何永贤连说“好聪明”。她表示,气膜实验室体现出来的创新思维和想象力十分值得香港学习。“建负压病房在香港一贯的想法都是用木板铁架之类的常规做法,七天十天能做出来都算很快;但我们没想到,竟然可以像充气游泳池那样用塑料来吹气。”

据了解,内地医学检测团队赴港带来的快装负压硬气膜核酸实验室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研发的一种可移动P2实验室结构系统,为突发疫情下快速进行全民大规模核酸检测提供了解决方案。这类气膜实验室具有搭建快速、机动性强、可收纳、易储存的特点,整套系统采用快装金属骨架和特有抗菌膜材,以模块化拼装,4小时内完成搭建,保证核酸实验室在12小时内完成设备调试立即投入使用。

“这次合作的交流感觉到,内地的创新技术真的值得我们去学习。”何永贤感慨,在这次工程项目结束后,自己一定要和同事们多去内地看看,了解最新的产品和技术。“我想,随着我们对内地的认知更多,我们的眼界会更开阔。”何永贤说,希望未来可以和内地相关团队保持交流,共同开拓香港建筑的未来。

采写/视频:南方英文网记者 李心迪 实习生 刘宇荣 发自香港

剪辑:南方英文网记者 张治伊

策划:赵杨

统筹:谢苗枫 王勇幸 区小鸣

标签: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