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危险的“野游”需要更全面监管

2021-05-28 17:03:46来源:经济参考报

2020年8月,新华社播发《暗开收费栈道,周边水库污染严重,野蛮旅游正在伤害“野长城”》,报道了位于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的野长城“野游”乱象和水污染等问题。随后,怀柔区委、区政府及属地九渡河镇党委政府承诺立即采取措施,加强整治。

时隔8个多月,记者再次来到怀柔区九渡河镇暗访,发现虽有“头疼医头”式整改,但问题犹存。

野长城不好上了

4月27日15时许,在黄花城水库东侧,记者发现,原先通过水坝后进入果园从而登长城的道路上,铁门已经被封死,十分钟内,就有多位旅客被这道铁门“劝退”。

记者向村民询问了解到,去年8月被曝光之后,当地整改,封死了这道铁门,再也没打开过。“这边上不去了。”一位村民说。

一条路不通,记者试图通过另一条穿过水库下游农家乐的路登长城。记者看到,农家乐门口“长城游览”的广告牌依然在,只是广告牌上的联系电话已无法打通,也无人收费了。

那么,这条藏在农家乐后面的“密道”还能上去吗?

走过浮桥,穿过农家乐后院,行至半山腰,一位身着“长城保护”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记者。

“我这儿看着呢,长城不让上,想走到烽火台下面看看也不行。”该工作人员表示,想付费登长城也是不可以的,“哪个口都上不了。”记者向多位村民打听,均得到了野长城已禁入的回复。

回到水库边,记者看到,虽然水中还偶能见到漂浮的垃圾袋、塑料瓶和死鱼,但水质明显已得到改善。在去年记者闻到恶臭的水沟旁,水质也变得清澈起来。

山脚下仍上演“捉迷藏”

野长城真的“哪个口都上不了”吗?

其实早在4月17日记者在当地暗访时,一位附近民宿老板就告诉记者,监管人员上班时间仅为早八晚五,在此外的时间上长城畅通无阻。“您可以等他们下班了去看落日,或一大早爬上去看朝阳。”

“只要在我家吃顿饭或者住一宿,就能上长城,上去以后和好多长城都能互通。”另一位民宿老板对记者说,“好多游客都这么走,有时候一走三四天,能玩不少东西。”

记者在路边看到,有的“长城入口”的标识改为了隐晦的“城入口”。而在水库下游的农家乐里,一位正在施工的工人说:“我自己都爬了两次了,每天下午5点之后好多人从这儿上,前天还有外国人来爬野长城呢!”

在黄花城村旁,同为九渡河镇下辖的撞道口村,多位村民证实,要上野长城很容易。一些关口有人看护劝阻,但大部分则无人看管。

一位驴友告诉记者,黄花城村不远处,同为九渡河镇下辖的二道关村鹞子峪也能爬野长城。“在鹞子峪城堡附近找白云川牌楼,再往里走,就能找到登野长城的起点。”他表示,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路,沿途会有徒步团队用粉笔画的指示箭头。

“清明前后,爬野长城看花的人很多,有一天有一个160多人的团队,说是从鹞子峪上的长城,从黄花城后山的小径下来,来了好几辆大巴车接人。”黄花城村一位农家乐经营者说。

3位刚从野长城下山的旅客来到黄花城村一家农家乐休息。他们告诉记者,从撞道口村登长城后,他们一路向东走到了这里。

记者沿着居民所指方向登上了撞道口段野长城。一路上,写着“狐狸旅行”“北京晴朗登山俱乐部”等字样的丝带不断出现在路边树枝上,一些还清晰地注明组织名称、网站、二维码。但无论从哪头上长城,一路均未有任何警示。

登上长城后,记者看见前后三四十人从一个破败的烽火台鱼贯而出,在野长城上肆意走动。据了解,他们均来自北京市某户外游团体。

4月27日17点后,记者再次从另一条路线,顺利从一个烽火台,通过驴友搭建的简易台阶,登上了长城。

而从一些实时打卡App和社交媒体上看,不少游客早已到此处打卡。当地村民说,节假日期间,是野长城的“客流高峰”。

危险的“野游”需要更全面监管

坡陡、梯高、道路残破,野长城的风险超出了攀登者的想象。

回访中,记者发现自上次报道后,当地总体整改效果明显,黄花城段野长城白天的游客的确少了不少,但野长城“野游”仍屡禁难止。一边是执法者“早八晚五”式的监管,一边是乐此不疲的成群游客费尽心思上长城,有人把长城砖当成纪念品带回家,有人把长城砖随意堆在路边成为垃圾,禁区依然是网红打卡地……

在撞道口,记者看到野长城的损坏状况十分严重,走一段路,砖石路、土路、石子路时常切换。在一处残破的烽火台上,向上是满是杂草的陡坡,向下是一段2米高的台阶缺失和10米左右的高度差,要想进入烽火台门洞,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酿成一起事故。

根据《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组织游览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攀登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等行为,均属于禁止从事的危及长城安全的活动,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擅自利用长城设卡收费或者从事其他营利性活动。

未被辟为游览区域的“野长城”,缺乏必要的安全保障,擅自进入游览,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而攀爬、损毁野长城,也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长城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情节严重的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李广说,野长城不是“无人负责”的长城,更不能成为“人人可损坏”的长城。需要管理部门加大日常巡查和保护的力度、加强长城保护的宣传和教育工作,防微杜渐、严格管理,防止“破窗效应”在野长城上发生。

“五六月份是北京天气比较舒适的一段时间,我听说,不少户外俱乐部和驴友已经‘蠢蠢欲动’,野长城游览的‘高峰期’又要来了。”一位户外俱乐部领队说。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