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水滴公司征战美国资本市场的首战并未告捷 上市首日即破发

2021-05-30 00:11:45来源:凤凰网财经

北京时间5月7日晚间,随着水滴公司(WDH)正式登陆纽交所,持续近一年的上市传闻终于尘埃落定。

只不过,头顶“中国保险科技第一股”的水滴公司,征战美国资本市场的首战并未告捷,上市首日即破发,截至收盘较发行价跌去19.17%,而这一消息也在第二天被送上国内热搜榜。

事实上,自去年7月起,市场就传言水滴公司正在谋求资本市场加持,但舆论对此却并不乐观。从“德云社签约演员吴鹤臣筹款事件”,到水滴筹“扫楼事件”,再到银保监会公开“点名”网络互助平台存在乱象,水滴公司一直未能肃清外界争议,加之近期公司三大核心业务之一“水滴互助”关停,进一步致使公司在4月17日披露招股书后引来诸多质疑。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此前就曾在社交平台公开指出,不看好水滴公司业务发展前景,也不看好其上市,并表示“上市对业务意义不大,仅会给外界留下‘圈钱’的不良印象。”

不知是否是连续面对舆论压力,水滴公司CEO沈鹏曾在4月23日发声:“自心明悟,则心得自主,不为物动”。

尽管沈鹏对上市首日破发一事回应表示“不在意短期价格波动”,但水滴公司差强人意的股价表现或许能说明一定的市场态度,而水滴公司也因此成为了“今年以来上市首日表现最差的中概股”。

多次强调“非公益” 却遭网友吐槽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集团自2016年成立以来,五年来累计为大病患者筹集了370亿救助金,目前拥有超过3亿独立付费用户。公司旗下三大业务板块主要为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险商城。

其中,水滴筹作为为筹款发起人筹集资金的平台,主要用于获客引流,也是水滴公司最早开展的业务;水滴互助则是一个小额付费互助的平台,用于精准锁定目标群体;而水滴保险商城则是转化目标客户产生利润的最后一环。

一直以来,水滴筹作为最广为人知的核心业务,因其“筹款”+“救助款”的模式而被外界解读为“公益组织”,但这一印象却在2019年底“扫楼事件”后首次遭到公司否认。

对此,沈鹏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公开信称“有些网友把水滴筹理解成了慈善公益组织是误解”,并放言“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今年年初,网传一篇由水滴公司发出的“沟通撤稿函”中亦表示“水滴公司并非慈善公益组织”,并在落款处盖有水滴公司公章。对此,水滴公司再次向外界回应表示“应该不至于有人伪造我司的公章”,未否认撤稿函真实性。

水滴公司上市首日破发:三年亏12亿,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网传撤稿函截图

然而辟谣并未改变大众对水滴公司的印象,而这点也成为了水滴公司IPO消息传出后市场的质疑之一,不少网友表示困惑:公益组织也能上市?

4月19日,有媒体针对“你认为水滴是在做生意还是做公益?”发起线上投票。投票结果显示,超过50%的网友表示“你以为是做公益,其实他在赚钱”。

对此,沈鹏在水滴公司敲钟当日再次表态。面对“公益”质疑,其再次重申,水滴筹不是慈善公益组织,只是公司业务之一,并表示“希望通过这次上市让外界更加了解水滴的模式”。但这一回应却引发不少网友吐槽:“水滴筹不是慈善,意思是来割韭菜?”、“以慈善指明(之名)收割,上市要敛财时,又否则(否认)是慈善。”

水滴公司上市首日破发:三年亏12亿,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水滴公司上市首日破发:三年亏12亿,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微博网友评论截图

有业内人士指出,公益众筹、网络互助的公益性、非营利性要求与商业保险营利性目的矛盾,是水滴公司面临的最大风险。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此前也曾公开认为,由于大病求助行业带有一定的社会责任属性,平台在筹款过程中不收取任何服务费用,外界对水滴筹始终抱有“公益”的刻板印象,而打消对是滴公司的误解还需过程。

三年亏12亿 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除了对水滴公司公益与商业利益之间模糊的边界界定外,水滴公司面临更棘手的困境是——难以实现盈利。

尽管沈鹏此前曾在公开场合透露,2020年上半年每月的年化签单保费达到10亿元左右,水滴实现了4月和5月的单月盈利,但纵观近三年公司财务数据,成立5年以来,水滴公司一直深陷亏损“泥淖”。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净亏损分别为2.09亿(人民币,下同)、3.22亿和6.64亿,三年合计亏损近12亿。

水滴公司上市首日破发:三年亏12亿,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水滴公司招股书

持续亏损背后,是水滴公司持续高企的营业成本和费用。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运营成本和费用分别为4.26亿、17.05亿和35.24亿,同比增速分别为300.05%、106.64%,其中,营销费用三年投入合计近30亿。

水滴公司上市首日破发:三年亏12亿,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水滴公司招股书

追溯公司营收来源,可以发现保险商城业务为其带来了高速增长的营收数据。根据招股书,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通过保险商城产生的首年保费(FYP)分别为9.72亿、66.68亿和144.26,连续两年实现翻倍增长,累计消费者也从2018年的170万人增至2020年1920万人,报告期内水滴公司净收入分别实现2.38亿、15.11亿和30.28亿。

但新业务的快速发展并未给水滴公司带来实质性的整体盈利。招股书披露,“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持续下去。”水滴公司不无担忧地表示,其预计,随着业务发展、吸引用户、技术创新等,可能会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且需要时间来实现盈利。

盈利模式待解的同时,前期遭砍的水滴互助业务也成为了外界不看好水滴公司的原因之一。

据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此前报道(详戳:《水滴下线互助业务或为IPO铺路?律师:若非政策因素,平台需担责》),水滴互助作为水滴公司三大业务支撑中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于今年3月31日突然宣告下线,此举被市场解读为水滴公司为谋求上市而砍掉“不确定因素”但却引发了大量用户投诉,被用户质疑这种单方面终止服务的做法是“店大欺客”。

除了外界的种种舆论压力外,水滴公司也在招股书中列举出了多项风险提示,包括市场竞争、监管变化等。而纵观国内现有的保险中介机构,除不缺钱的传统险企外,近年来涌现的蚂蚁集团等第三方保险经纪代理也在不断瓜分市场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水滴公司成立至今已完成了7次以上融资, 包括腾讯、IDG资本、中金资本、真格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近年合计押注的真金白银超40亿元。

在此背景下,水滴公司又该如何迎战同业竞争,回报投资人?

联想到沈鹏对水滴公司股票代码“WDH”的解读,希望在未来将公司打造成为中国版的“联合健康集团”,并号召公司全体员工通过工作中日积月累的“水滴”能够最终汇聚出属于自己理想中的“大海”,即“用互联网科技让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要实现这一目标,或许摆在沈鹏面前的难关还很多。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