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近5年来未名医药营业收入减少78.1% 股价异常时股东减持

2021-05-31 15:03:31来源:长江商报

一个月内,未名医药(002581.SZ)“莫名其妙”收获8个涨停板,让企业站在聚光灯下。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5年来,未名医药营业收入减少78.1%,净利润陷入“饥一顿饱一顿”模式。其中,公司核心产品恩经复营业收入5年间减少了84.78%,严重拖累了公司整体业绩。

此外,2020年年报显示,未名医药的销售费用达2.86亿元,同比下滑32.24%,但与2.77亿元营业收入相比甚至超过了941万元,占营收的比率为103.40%。

股价异常时股东减持

连续收获两个涨停板,未名医药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5月24日和25日,未名医药股价均涨停,加上23日上涨3.66%,公司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

5月26日,未名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不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要求。

有意思的是,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附条件获批上市的企业包括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科兴中维”)。

而未名医药旗下正好有家名叫“科兴”的企业,为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简称“科兴生物”)。

股权结构显示,科兴生物是未名医药的联营公司,持股比例为26.91%。科兴中维的大股东为香港企业科兴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后者由SINOVACBIOTECHLTD.全资控股,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国生物制药的联营企业。

看来科兴中维和科兴生物只是“撞名”而已,未名医药也表示,两家企业不是同一家公司,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资料显示,2020年12月,中国生物制药向科兴中维出资5.15亿美元,拥有15.03%的权益。

据推算,2021年一季度,科兴中维的净利润在90亿元左右。这也难怪科兴中维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受澄清公告的影响,5月27日,未名医药每股股价报收21.83元,下跌1.89%。

不过,两个涨停板还不是最离谱的。2021年4月以来,未名医药已发布4次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其中,公司4月23日至4月30日的6个交易日中连续涨停,一举收获6个涨停板。

实际上,4月30日的公告中,未名医药已经表示,科兴中维和科兴生物不是同一家公司。

在股价异常的情况下,未名医药股东也在忙着套现。5月26日,未名医药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高宝林及其一致行动人王明贤,分两次减持了公司1.0151%的股份,其中一次减持发生在5月25日。

净利陷入“饥一顿饱一顿”

尽管是一家医药制造业企业,但未名医药近年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未名医药主要业务为医药制造及CDMO生物制药代研发、代生产服务,2015年借壳万昌科技上市。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达12.65亿元,净利润达4.18亿元,均为历史最高水平。

然而,从2017年开始,未名医药的业绩持续下滑。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1.62亿元、6.65亿元、5.68亿元和2.77亿元,4年间减少78.1%;净利润分别为3.87亿元、-1.04亿元、6338.35万元和-1.96亿元,陷入“饥一顿饱一顿”模式。

借壳上市之前,未名医药依仗的是一款名为恩经复(药品名: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的神经损伤修复类药物。

资料显示,未名医药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福建省生物制药龙头企业,其核心产品恩经复,是世界上第一支获准正式用于临床的神经生长因子药品,也是第一个由中国人率先产业化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果。

2015年和2016年,恩经复的营业收入分别达6.75亿元和8亿元,分别占未名医药总营收78.64%和63.27%。

然而,2017年至2020年,恩经复的营业收入为7.16亿元、5.06亿元、3.87亿元和1.22亿元,占公司总营收比例分别为61.59%、76.2%、68.09%和44%。

这也就表示,恩经复为未名医药贡献的营业收入5年间减少了84.78%,严重拖累了公司整体业绩。

不过,未名医药对自己“诺贝尔级”产品恩经复“痴心不改”。2020年年报中,公司在经营计划中第一条提出,将加强恩经复、安福隆的市场开发深度和广度,大力整合公司之间的营销平台,加强规范化销售管理,规范销售行为,建立专业、高效的销售管理体系。

新产品未列出营收数据

除了恩经复,未名医药提到的安福隆是一款干扰素类产品,也是公司的主打产品。

安福隆与恩经复的“命运”并不相同,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这款产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360.74万元、9276.51万元、1.24亿元、1.81亿元和1.53亿元,整体处于增长趋势。

未名医药的产品还曾包括原甲酸三乙酯、原甲酸三甲酯、原乙酸三甲酯等,但2019年起的年报中已消失不见。而且一同消失不见的还有公司的“国外客户”。

即便是主打产品营收下滑,新品消失不见,未名医药在销售中也“毫不手软”。

2016年至2019年,未名医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09亿元、3.89亿元、3.95亿元和4.22亿元,基本保持平稳,与营收大幅下滑显得格格不入。

更加离谱的是,2020年年报显示,未名医药的销售费用达2.86亿元,同比下滑32.24%,但与2.77亿元营业收入相比甚至超过了941万元,占营收的比率为103.40%。

让人不解的是,未名医药年报中介绍了一款“市场上唯一的重组人干扰素α2b喷雾剂(商品名:捷抚)”的产品。

未名医药表示,2020年干扰素产品生产基本满足了市场需求。捷抚市场占有率和医院覆盖率再创新高,捷抚正式进院二、三级以上医院较2019年增长27.5%。2020年捷抚市场占有率28.1%,同比增加10.4%。

然而,近几年年报中,未名医药没有将捷抚的营业收入单独列出。恩经复、安福隆2020年占据了公司99.2%的营收,可见占据市场28.1%份额的捷抚或许并没有收入。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