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再揭地方治污及生态短板

2022-01-14 18:27:21来源:法治日报

建设项目要上马,用地手续不全怎么办?黑龙江省绥化市的做法是,要求“相关职能部门‘卸下怕追责的思想包袱’‘从工作大局出发宽松执法’。”其结果是,两个省级交通建设项目实际违法占用黑土耕地18144亩,其中永久基本农田10923亩。

1月10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公开通报4起典型案件,其中就包括绥化市违法占用黑土耕地问题。同时,督察组通报的4起案件中再现“触目惊心”问题。督察组指出,贵州一些地方矿产开发生态破坏严重,一些企业“采矿作业‘遍地开花’,整个矿区生态破坏触目惊心。”

4起典型案例还包括陕西省咸阳市推动解决大气污染“老大难”问题不力;宁夏宁东基地和吴忠中卫石嘴山等地违规上马“两高”项目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对黑龙江、贵州、陕西以及宁夏的督察已是第二轮。从督察组公开的情况看,无论是生态保护还是污染防治,4省(区)突出短板问题依然存在。

违法占用永久基本农田逾万亩

黑土地是珍贵的土壤资源,被誉为“耕地中的大熊猫”。然而,去年12月,中央第一生态环保督察组在绥化市看到的情况却并非如此。督察组透露,仅2018年以来,绥化市共发生占用黑土耕地违法案件124起,大量黑土耕地甚至永久基本农田遭到破坏。其中,绥化市两个省级交通项目最为典型。

督察组说,2019年以来,在绥化市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在未实施农用地征收、未落实耕地占补平衡、未取得用地审批手续和项目开工许可的情况下,两个省级交通建设项目即违法开工建设。绥化市甚至要求相关职能部门“宽松执法”。

督察组透露,截至目前,两个项目的路基、桥梁工程已基本完成,路面工程分别完成70%和80%。在项目实施中,也未按要求将剥离的表土用于土地复垦和改良治理。

除了两个省级交通项目大量违法占用黑土耕地外,督察组在绥化市下沉督察时还发现,侵蚀沟的治理严重滞后。

侵蚀沟是东北黑土区水土流失的典型表现形式,治理不到位会直接导致黑土地数量减少、土层变薄。督察组指出,根据《黑龙江省侵蚀沟治理工程实施方案(2017—2020年)》,绥化市应于2020年底前完成1152条侵蚀沟治理任务,实际仅完成256条。绥化市庆安县应完成128条侵蚀沟治理任务,实际一条都未完成,明显不作为。现场督察发现,庆安县民旺治理项目区侵蚀沟密布,大片耕地千沟百壑;海伦市共合镇多条侵蚀沟近年来仍在快速扩大。

为保护耕作层表土资源,《黑龙江省耕地保护条例》和《东北黑土地保护规划纲要(2017—2030年)》明确要求,对非农业建设项目所占用耕地的耕作层土壤应进行剥离,剥离的土壤主要用于土地复垦和改良治理。

然而,督察发现,2017年以来,绥化市实施的426个已办理用地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项目中,仅有5个项目编制表土剥离方案并实施剥离,多达1.3万余亩耕地被直接占用,超过180万立方米的黑土资源没有得到有效再利用。督察组指出,绥化市有关部门对以上问题监管缺位,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违规开采生态破坏触目惊心

去年12月,中央第二生态环保督察组对贵州省进行第二轮督察。督察发现,贵州省各类矿山近半数存在手续不全问题。“近年来,一些地方粗放开发矿产资源,生态修复滞后,对生态环境造成较大影响。”督察组说,特别是贵阳市修文县、黔东南州黄平县等地矿产资源开发违法违规问题突出,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严重。

督察组指出,2020年,修文县建成的14座绿色矿山中,多数不符合绿色矿山条件,其中,长冲大槽铝土矿山等在申报时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2018年以来,马家桥砂石厂等13座矿山因侵占林地等被有关部门处罚47次。“2021年10月暗查发现,14座绿色矿山中有12座不同程度存在生态破坏严重、生态修复滞后等问题。”督察组说,2021年10月27日,督察人员使用无人机前期暗查发现,修文县阳光砂石厂罗汉坡砂石矿山部分区域覆土复绿等生态修复措施不到位,只是铺设绿色防尘网、悬挂塑料树叶进行虚假整改。

贵州黄平富城实业有限公司麦巴铝土矿违法问题突出、生态破坏严重,近三年共被有关部门处罚62次;茶亭坳砂石场违法侵占贵州氵舞阳湖国家森林公园。督察组透露,2021年9月,这两个问题矿山均顺利通过层层评审,被列入贵州省2021年度第一批省级绿色矿山公示名单。

除了绿色矿山弄虚作假,督察组在贵州还查出,矿山违法违规开采问题十分突出。

据督察组介绍,贵州黄平富城实业有限公司麦巴铝土矿位于黄平县落裙坡矿区,2014年5月取得采矿许可证,批准开采方式为“首采区—接替采区—后期采区”分期开采,矿区面积344.7公顷。长期以来,这家公司在未办理土地征用、林地占用手续的情况下,采取劳务分包方式转嫁责任,将麦巴铝土矿分包给86名个人开采,并擅自将开采方式由分期开采变更为同时交替剥采。由于生态修复不及时、不规范,矿区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53.5公顷林地、4.9公顷耕地被违法侵占。

督察发现,“这家企业的采矿点多达30余个,采矿作业‘遍地开花’,整个矿区生态破坏触目惊心。”督察组说,2021年10月,督察人员前期暗查还发现,大量伴生矿及废石废渣随意堆存或填埋,部分淋溶水直接渗入地下或汇入山塘,严重污染周边环境。监测结果显示,附近积存的淋溶水呈强酸性,化学需氧量、铜、砷、镉、铬浓度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52倍、8倍、10倍、84倍、10倍。

被督察组点名的还有修文县响鼓坡铝土矿。督察组说,这家矿山在未依法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长期非法开采,2017年10月以来累计破坏林地等7.8公顷。

对“老大难”问题整治力度不够

督察组指出,陕西省咸阳市对工业企业、砖瓦窑污染等一些影响空气质量的“老大难”问题整治力度不够,空气质量与群众期盼仍有较大差距。2021年1月至11月咸阳市空气质量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排名倒数第七位,11月当月排名倒数第二位。

针对咸阳市大气污染防治存在的问题,督察组指出,咸阳市区及周边一些企业大气污染防治要求不落实、治污设施不完善、环境管理粗放,大气污染问题时有发生。陕西兴化集团、延长石油西北橡胶公司、欣雅纸业公司、陕西合力保温材料公司、武功县精铸机械厂等一批企业因违法排污被督察组曝光。督察组说,延长石油西北橡胶公司搅拌工序废气收集装置长期不完善,挥发性有机物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2020年9月以来非甲烷总烃浓度累计超标204天;密炼车间废气收集装置长期不完善,无组织排放严重。

督察组还查出,咸阳市76家砖瓦窑厂治污设施水平不高,违法问题频发。加之布局不合理,近45%的砖瓦窑厂位于城市上风向及城区中心点外延约25公里范围,对城区空气质量影响较大。据督察组介绍,2021年,生态环境部向咸阳市交办砖瓦窑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违法偷排等问题多达97个。

去年12月,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督察宁夏回族自治区时发现,宁夏部分地方违规上马高耗能、高排放(以下简称“两高”)项目,部分能耗替代指标不实,违法排污问题突出。督察组表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17个在建“两高”项目均为未批先建。

督察组现场督察时还发现有企业公然造假。督察组说,督察人员现场督察时发现,吴忠市太阳山开发区通达煤化公司一期焦炉项目其运维人员“通过临时向污水处理设施出水投加脱色剂和加清水稀释的方式,将氨氮浓度从超标2倍的74.7毫克/升减小为0.086毫克/升。”督察组指出,太阳山开发区庆华煤化公司一期项目同样违法将污染物严重超标的循环水用于熄焦,熄焦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挥发酚浓度分别超标11倍、11倍、609倍。

督察组指出,4个典型案例违法违规问题出现的背后几乎都有监管不力,甚至不作为、慢作为问题。督察组表示,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记者 郄建荣)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